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招商手机牛网 >> 正文

『流年♥小说』暗恋,是朵妖娆的花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爱情,本来就是一场互相寻找另一半的艰辛跋涉,用了心的,就会永恒。

——题记

[一]

子默在这座城市,住了近一个月,却一直没有家的感觉。

半年前,移情别恋的爱人,在远赴重洋之前,提出离婚,他没有过多地纠缠,在离婚协议书上写下名字时,更多的,是对7岁女儿的担忧。女儿是随他的,只是,他不能确定,在单亲家庭中,女儿是否还能健康快乐地成长。

于是,当得知公司在这座城市设了分公司时,他毅然决定来这里拓展业务,带着女儿离开了那个没有女主人的家,让她换一个新环境,忘记没有妈妈的家。或许,为女儿着想的同时,更多的,是自己的逃避吧!

只是,他却一直找不到家的感觉,工作很忙,女儿在全托学校,只有周末他们父女才相聚在一起。女儿不在,他不会动手做饭,也不收拾屋子,任由那些家具蒙上一层静寂的灰尘。那所公司为他准备的两居室里,没有过多的人间烟火气息。

这座城,于他而言,不算陌生。父母亲曾在这里工作过几个年头,他12岁的时候,也在这里读过一年书,光阴流转,如今,双亲已逝,这里的景物早已不是当年的模样。他开始为选择这座城市安身而微微地懊悔。

周五的傍晚,他去学校接女儿。女儿叫妍妍,小学一年级的学生。

“宝贝,这个星期在学校学到什么知识啊?”行驶的车中,子默执着方向盘,看了一眼子女儿,问道。

“这个星期我们学复韵母了,数学学形体,妍妍学得很棒哦!”妍妍一副得意的样子。

“我家宝贝是最聪明,最乖的。”他称赞道。

“爸爸,今晚我们吃什么呀?妍妍想吃妈妈做的玉米羹。”妍妍蹙着眉,嘟着嘴。

他陷入无语的尴尬之中。

“妍妍乖,爸爸带你去餐厅吃玉米羹好不好?”

“不好,妍妍想吃妈妈做的。”

“妍妍乖,妈妈去国外工作了,等妈妈回来,叫她做多多的玉米羹给妍妍吃好不好?”

“好,那妈妈什么时候回来?”

……

天真的孩子,她不知道妈妈已经不要她了。子默于心中想象,当妍妍得知妈妈离开的真相时,该有多么的伤心。或许,那个时候的妍妍已经很懂事了,她能够理解并接受吧?子默朝着最佳的状态期许。

[二]

那天,在公司,子默说起自己的女儿,说起没有女人打点的家的冷寂。

同事强子问:“怎么不请个钟点工?”

他犹豫着说:“也不是没想过,只是觉得一个陌生人,不会把别人的家当做自己的家,一定不会称我心意。算了,乱就乱吧,脏就脏吧,反正我和女儿也只是双休在家而已。”

“钟点工要找那种大妈级别的,她们做得时间长,经验足,细心一点,你可以考虑。”

“谢谢。”他说。遂及也在心中埋下了一个打算。

于是,次日,下了班,他便驱车去往家政服务公司。然而,寻了两家,还是没有看到他中意的人选。那些人,其实都比较有资质与经验,只是子默这个人有点怪,他很在意第一感觉。那些人自身条件再好,但是看到她们的照片,第一感觉不好,他依旧会选择放弃。

于是,继续在街道上游荡,寻找家政公司。

当车行驶到一处石桥的地方,他突然激灵了一下,那些久远的记忆似乎在瞬间窜出来的。他靠边停车,站在桥头,看着在余晖下泛着暖黄的光晕的水面发呆。

这桥,这水,这水岸边的亭台,没有太多的变化,似乎还是当年的模样。变的是四周的楼层,已经更高更密集。

12岁那年,他随父母住在这座城市,那时的他读六年级。

那是个夏末的午后时分,他骑着单车从这座桥上过,伴着风的呼啸声,隐约听到一阵孩童的啼哭声。遵循着声音的来源,他看见一个约摸4、5岁的小女孩坐在那座亭子里哭,她的身边竟然没有大人看管。

亭子矗立在桥下的河边,他觉得这很危险,于是,放下单车,下桥,走到亭子里。

小女孩见他来了,扑闪着一双泪水涟涟的大眼睛,看着他,即刻就停止了哭声,怔怔地望着他。

他问:“小妹妹,你妈妈呢?”

女童一听这话,又哭了起来,比之前更为凄厉,一边哭一边含糊不清地说:“妈妈不见了,妈妈不见了……”

他慌了起来,赶紧哄到:“小妹妹,小妹妹别哭,哥哥给你糖葫芦。”于是他从书包里拿出一串糖葫芦,递到小女孩的面前。

小女孩停止了哭泣,拿着糖葫芦,也不吃,又开始望着他,怔怔地。然后将目光转向他书包上的一个小玩偶挂饰,那个一个灰色的关节熊,他解下小玩偶,递到她的手中。小女孩终于露出了笑脸,目光锁在小玩偶上,开心地吃起了糖葫芦。

没过多久,小女孩的妈妈就焦急地找寻过来,对着子默连连道谢。

他记得,因为这事他还写过一篇作文,还被老师表扬了一番。

时光如梭,站在此一刻的时间层上,回望曾经。转眼之间,四季轮转,原来自己已经跟随着光阴跋涉了二十二个春秋。

站在桥头,感受着微风拂面,原本对这座城市的陌生感,似乎因为回温往事,而对它的感情浓厚了一些。

那个夜晚,子默将家里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既然准备重新生活,就该好好地营造这个家,尽力给女儿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

[三]

没找到合适的钟点工,这事也就被搁置下来。

“对了,我认识一个很好的女孩,本地人,本来是学幼教的,还会芭蕾,为了补贴家用,也兼职做钟点工。很好的一个女孩,他曾经在我岳母家做过,我见过,以前常常听我岳母称赞她。改天我给你打听打听?”那天,他那热心的同事强子又提起这事。

“麻烦你了,不方便的话就算了,慢慢来吧!”子默也不着急。

“真的是个很好的女孩,做事认真,人也细心,看来也不是大妈级的才好。”他仍旧不放弃。

“好吧,那麻烦你了。”他不好再推辞。

“兄弟之间,这么客气干嘛,我不是看你一个大男人不方便吗?”说完这句,强子也觉得有些不妥,触碰到了子默的软肋。遂及借故离开。

是啊,一个大男人,带着一个尚小的女儿,漫漫人生路,怎么走下去?

没过几天,那是黄昏,子默刚出了公司的门,强子就已候在门外,身边还有一个秀丽的女子。

“子默,这是小娴。”同事迎上来说。

女子含笑点头,微微地欠了一下身子。

“哦,你好。”子默本想伸出手,但是觉得与这样的女子握手似乎有些怪异。

“这就是我向你提起过的女孩,你的情况我对她说过了,她愿意到你家做钟点工。”强子介绍道。

“谢谢强弟,也谢谢小娴小姐。”

那天的晚餐,他们三个人一起吃的。子默与强子喝了一点酒,两个人聊着一些公司里的事情。

小娴一直很安静,低着头,咀嚼得很慢,像是凝神听他们的谈话,又像是想着其他的一些事情。这样的女子,安静得让人容易忽视。

后来,子默对小娴说了一下他家的情况,还有她的工作时间,还有女儿回家的时间。虽然这些同事都已经告诉过小娴,但是她的眼神仍旧注视着某个地方,很认真地听,餐厅里那白炽的光束,刚好迎在她的脸上。照得她的皮肤通透,眼神懵懂。

那一刻,子默觉得这不谙世事的女子像一颗小青杏,在阳光的沐浴下,正努力地成长。

后来,他们各自回家。

强子让子默顺带小娴一程。她的家,和他的家,在同一个方向。

车缓缓地行驶,道路两边的梧桐,在光影的沐浴下,魅惑、斑斓。小娴将目光与思绪交付给那些被车速抛远的梧桐,陷入了无边的沉默。子默想找点话题来打破那种近乎尴尬的静寂。

“小娴,你住在哪里?”

“再过两个红绿灯,左转就行。”

“好。”

又陷入了静寂。不多久,小娴所说的目的地就到了,子默停车。

“你家住在这里?”子默发出疑问,因为附近没有看见住宅区,都是商业用房。

“不是,还要走一段路,你送我到这里就好,里面的我自己走就好。”小娴望了一眼那条有些幽暗的小路,说道。

“这么晚了,你一个人行吗?我还是送你到家门口好了。”他是个极有责任心的男人。

“真的不用了,这条路我经常在晚间走,没事的。”小娴婉拒。

“好吧,再见。””他转身。

“再见。”

“对了……”同时转身的小娴突然叫道。

他回头:“嗯?”

“那个——钥匙。”她显然有些拘谨,说话有些吞吐。

“哦,对了。”他也想起,于是拿出备份的一把钥匙。

他把钥匙放在她伸出的手中,两只手不经意就触碰到了一起,她本能地往后缩。她的手,那么柔软,软得让他想起一些青春的岁月,那些在心扉深处冰封的岁月,以及那些岁月中沉积的情感,似乎因为这种柔软而融化,浸润着红花绿叶悄然而出。

[四]

次日午后,小娴遵循着地址,打开了那间两居室的门。那精装的屋子里,弥散的都是浮尘的气息,像是一个被闲置的房子,许久无人居住一般清冷。

她走进主卧,原本冷寂的房间,却因为花瓶里那一簇绽放得正欢的雏菊而顿显生机,暖意融融。只是那菊,已近凋零,经不得触碰。

“原来他也喜欢雏菊。”小娴笑着,自言自语道。

她打开所有的窗户,开始了有条不紊的打扫,从客厅到卧室,再到厨房、卫生间,两个小时之后,屋子里已经是另外一番景致了。

该准备晚餐了,她想。

在菜场,她看见一家花店,于是下意识地跑进去问:“老板,有雏菊吗?”

之后,提着菜,拿着一束含苞的雏菊,走在夕阳的余晖里,她有一种刹那的幸福感,这种感觉之前没有体味过。

午餐,子默一直是吃工作餐的。于是他告诉小娴,只需准备每天的晚餐就行。小娴有意提前去,她知道,第一次去,除了准备晚餐之外,还有更多的事情要打点。

子默回到家中的时候,小娴已经走了,她是掐算好时间,赶在他到家之前离开的。她觉得在这个没有女主人的家里,和一个单身男人相处于同一个屋檐下,双方一定都会觉得尴尬。

这个女子,本就是心思细腻,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的人。

子默被那个窗明几净,飘着淡雅清香的屋子给怔住了,卧室里那一束含苞的雏菊,露着娇羞的笑。厨房的餐桌上,已经摆好了几样清淡的菜,紫砂煲里还有熬好的小米粥,散发着淡淡的香。他清楚地记得,母亲在世的时候喜欢熬小米粥,总说:“小米粥好,养胃。”这是家的味道,他已经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小娴在餐桌上留了纸条,写着:第一次做,不知是否合您的口味。吃好了,碗筷就搁着,留着我明天收拾。

字迹清秀,像她的人。

晚餐他足足吃了三盏小米粥,粥的温度,暖了他的胃,也暖了他的心。

次日,小娴午后时分赶到。

房间很整洁,还是她昨日收拾的模样,紫砂煲里的小米粥所剩无几,餐桌上有他回复她的纸条:十分感谢你,菜和粥很合乎我的口味,有久违的母亲的味道。

她不禁笑了,有些满足,有些欣慰。她就知道,他这样的男人,是一定喜欢这样清淡的饮食的。

时间有些充足,她在他的卧室里,趴在玻璃桌上看那一簇雏菊。有斑斓的阳光照射在雏菊上,显得菊小模小样,一副慵懒的样子。她就那么怔怔地托腮看着雏菊,漫无边地想着一些心事。

“要是能像你这样就好了,不用理会生活,只需绽放,然后凋零。”她轻轻触摸菊瓣,喃喃自语。

小娴是个外表温柔,内心又极其坚强的女子。28岁,没有正经地谈过一次恋爱,因为,她没有儿女情长的时间。父亲早逝,一个身患顽疾的母亲要她养,她做着好几份的工作,芭蕾外教,以及好几个人家的钟点工,才能勉强维持生活费与母亲一个月不菲的医药费。有时候,她也觉得很累,很累,想停下来休息,但是那些即刻涌上心头的理智又告诉她,不可以放弃。她还有责任。

人生就是如此,信念是支撑着我们行走在人间最大的动力。

[五]

周五,黄昏时分,小娴买好了做玉米羹的食材,匆匆赶到子默的家。

子默在前一日给她留条,问她会不会做干贝玉米羹,因为周五的晚上他的女儿会回家,她喜欢吃玉米羹。

留条,似乎成为了他们之间最直接的交流方式了。小娴喜欢这样的交谈方式,她知道,他也是喜欢的,不然怎么不会索要她的手机号码。

玉米羹,她当然是会做的,而且会做很多种。

子默接妍妍,父女二人依旧在回家的途中,亲密地交谈,妍妍虽小,却也是异常乖巧懂事的孩子。搬到陌生的地方,不见了妈妈,她一直不太开心。但在爸爸的面前,偶尔撒娇之外,她从没有哭闹过,着让子默常常很心疼。当得知爸爸请了位阿姨,专门给她做玉米羹的时候,小妍妍却高兴得手舞足蹈。不知道是不是太想念母亲了,才会如此。

他们到家的时候,小娴还没走,因为知道妍妍会回来,她将晚餐准备得更为丰盛了一些。

子默领着妍妍走到小娴的跟前,这是那天他送她回家之后,他们第一次见面。

小娴静默地看了一眼子默,然后蹲下身子,拉着妍妍的小手,温柔地说:“是妍妍对吗?”

妍妍轻轻地点头。

“妍妍,这是小娴阿姨,叫阿姨好。”子默说道。

“阿姨好。”妍妍娇嫩的声音,清脆地叫。

“妍妍真乖,阿姨在给你做玉米羹,马上就好了,阿姨还做了蛋挞,妍妍喜欢吃吗?”

北京癫痫公立医院
北京哪里能治好癫痫病
清远癫痫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重操旧业网 | 家用小型换气扇 | 手机实名认证 | 重生之极品间谍 | 穿越火线网吧 | 龙游天下结局 | 客厅吊灯风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