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杨幂整容前图片 >> 正文

【菊韵】蛮梦(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人生有八雅:梅兰竹菊,诗酒花茶。梅兰竹菊,花中四君子。梅花有傲骨,虽然独立寒冬,仍旧凌风怒放。真是让人敬佩,又让人向往。所以,梅兰竹菊各有韵味。故事也由此开始,大理盛传:“梅兰竹菊四位仙子,下凡人间。”经过千年岁月,竟不知因何落户云南大理。于是,各位好事者猜疑纷纷。因为大理段氏,自古至今世代为王,直至改革开放,但仍旧遗留了段氏王朝的蛛丝马迹。——题记

大理迷影

大理一条街经过岁月的雕琢,显得格外的古香古色。最近,又在街道尾部的小河边,建造起一座木制横桥。横桥做得很是讲究,每一根横木都经过木工的精雕细刻。所以,显得格外光滑亮丽。每天,人们茶余饭后,傍晚时分都喜欢来此横桥赏月赏景。大理人崇尚慢生活,这种慢而有节奏的生活,更显得其乐融融。但最近不知是何原因,每当午夜时分横桥上便出现一少女端坐。有好事者,远远的观望。直至日出时分,少女便离奇消失。若幻化的日华,似突起的晨雾,奔化而去。于是,众论纷纷。有些有远见的老人们说,清朝末年时的祖辈已经留下祖训。说梅兰竹菊四位仙子,将在某年某月再来大理。必将护佑大理民众,有灾除灾有害除害。自古就有,离地三尺有神明之说。于是,一传十信,十传百诚。更有甚者说,只要在月圆之夜,在大理街的尽头焚香祷告,有求必应。或是求财,或是求名,或是求姻缘。十拿九稳,百求百准。

“各位观众,今天是2018年正月初八。在我身后的是大理一条街。大理一条街是一条古老的街道,素有大理段氏皇家的遗貌。”咦……对着镜头的导游偶然间,回头诧异的“咦”了一声。她内心想道:“去年腊月二十来的时候只是一条河,怎么今天却多了一条横桥?”

对面是一个珠宝店,店里有一个少年正在那里数着手中的钱币。此时,传来导游对着喇叭的声音:“大家现在解散,傍晚时分记得在……在(用手指了指正在数钱的少年头顶),在郭记珠宝店会合。”于是,人们在一片喧哗中散去。不一会儿的功夫,这条街又恢复了平静。

郭记珠宝店门口的木箱上,有只懒猫儿在那里打着瞌睡。正巧,店里走出了一个很富态的男子:“肖袁嘉,钱数好了没有?你师娘催促的急,说赶快算完去趟美容院。那帮姐们,正等着“头儿”排练广场舞呢。”肖袁嘉轻轻的嗯了一声,算是对老板的回答。这位富态的中年男子,显然就是这郭记的老板。

不一会儿,屋里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喊声:“死鬼,你死哪儿去了。快给老娘备车。哎呀呀,小肖啊,等我们走了以后,你就是这里的小掌柜了。咯咯咯……你好好干,老娘是不会亏待你滴。”说完,顺手拧了一把肖袁嘉的脸蛋儿。肖袁嘉对于老板娘的这个举动,显然是没有料到。老板娘眼见自己手儿没有捏空,得意的道:“咯咯咯,这小脸儿可嫩着哩。乖乖呀,好好干。说不定老娘哪天一高兴,去给你物色一个千娇百媚,娇滴滴的小娘子来了,咯咯咯。”说完便拽着郭记老板的胳膊,急匆匆的上了那辆黑色越野轿车。呜……呜……呜……轿车一瞬间,便消失在肖袁嘉的视线里……

人都说没有绝对的静,这话一点都有没错。这不,郭记珠宝店门口,正聚集了很多看热闹的人群。肖袁嘉正在那里嚷嚷个不停:“你走不走?你走不走?你不走我可要打人了。”在下意识中把自己的双手,朝着对面一个一米六左右的汉子前胸抓去。不知什么原因,肖袁嘉伸出去的双手极速地又收了回来。一脸害羞的样子,在那里不知所措的跺着步子。身后一个中年妇女道:“小肖呀,平时见你这人挺老实的。今天怎么发这么大的火呀,莫不是你真把自己当盘菜了?你老板娘和老板一会儿就回来了,你还不是一数钱仔?”肖袁嘉:“不……不……不是的,他……他……他给我的是冥币,他给我的是冥币。”肖袁嘉愤怒的用手指着跑走的男子道:“刚刚过了春节,各位老板你们遇到过这种事情吗?今天真是晦气,真是倒霉透了。”咦,肖袁嘉发现地上竟然有一块绣着荷花的丝巾。

此时已临近傍晚时分,远处的斜阳目睹了人们归家的步伐。只有那个给肖袁嘉冥币的人,远远的还站在那里,张望着郭记珠宝店的方向……

梅清芳

美容院离大理街二十华里,三面环山一面朝阳。此时的院子里有十几个人,在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一个大约六十的女人,戴了副眼镜正在那里用手比划。一边比划着手势一边在那里唱:“我姑娘的二姨听仔细呀,许姓郎拥白素唱,亲亲爱爱万年长。从来都是天仙配,哪似人间瑟瑟霜。”,又唱:“我女清芳应嫁岁,成天吟赋会风华。娇嗔嘻骂没人样,偏看竹兰吟韵家。”郭记老板娘坐那里,正一边合着拍子,一边在那里不住的笑。正在此时,大门忽然开了,涌进来四个二八少女。似是听到唱者的歌唱,其中一个凤眼少女不服气地跑到跟前,唱到:“妈那唱词听不得,听来愤愤送回伤。世间多是薄情郎,故事空评传说良。我自婚姻我做主,千般试探爱嘉郎。偷来胶塑雕幽像,看我轻松探夜忙。”郭记老板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道:“咯咯咯,怎么连我这个二姨都不知道呢。这丫头,整天就没个正型。你看你看,可了不得了。竟然也会跟自己母亲对唱了,我那店里的伙计你们趁早别惦记了。那可是郭记珠宝店的宝贝疙瘩,我还要指望他给我……”

郭记珠宝店里,此时已经张起了灯。郭记老板娘,在后院里叮叮当当的做着晚饭。肖袁嘉把手里最后一张票子数完,松了一口气。然后在那里,收拾着门外的摆饰。忙碌了一天,他觉得有些疲倦。木箱子上那只猫,也顺着后院的香味窜过去了。此时,街尾的横桥上起了雾气。在昏暗的路灯下,显得幽朦。郭记老板悄悄走到肖袁嘉跟前,把几张钞票塞到肖袁嘉手里:“别让你师娘看见呵,今天你的表现不错。这些钱你拿着,算是你的奖金了。”

今晚是十五,肖袁嘉一个人站在大理街旁边的小河旁。看着手里的荷花丝巾发着呆,丝巾上面绣着几个小字。月光此时偷偷地落在河床上,跟随了河水涌动着银色的光华。当临近子夜时分时,小河的四周飘起了白色雾气。似乎肖袁嘉没有觉察到吧,依旧木木的站在那里发呆。

大理街头那座横桥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坐着雕塑。奇怪的是,雕塑却有一头的长发披肩。右手上,还戴了一串女人石。那头长发此时如在仙境里,飘摇着孤独沙沙声。

突然,肖袁嘉听到横桥方向响起了噗通噗通的声音。心道:“不好,莫不是有人落水了?”此时正是午夜时分,他也没来得及细细的想想。肖袁嘉恍若是从梦中惊醒睡子,径直朝着噗通的地方奔了过去……

大理洱海

大理郊区的月色,比起大理街道里的景色更加的迷人。在洱海的角落边,隐隐约约见到些许火点儿。走进看时,十几个女子在那里载歌载舞。看到这样的场景,不由得让人想起苍山那蝴蝶泉边的蝴蝶,随时错乱却是双错有序。也许会让人联想到,摩梭族群的篝火晚会。远处有一条小河,从洱海岸边延伸到大理街的方向。在昏暗的月光下,宛如奔涌的银带起伏着。思绪不由得也在起伏着,哗啦啦的水声,与篝火边响起的音乐融为一体。很容易把人们的思绪,引向远方。

十几个女子在篝火边一直这么跳着,吼着模模糊糊的句子。过了一会儿,这些人可能是累了。蹲在篝火旁喘着粗气,瞬间的歌舞就这么停了。

梅清芳从人群中站了起来:“这三个小姐们,怎么还不来?害得大家瞎跳了一个多小时了,真是抱歉呵。”说完,做了一个抱拳的手势。

忽地,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大家快看大理街的小河,好像是漂浮着一个人呢。”大家顺着喊者的目光望去,果然小河远处有一个物体浮在河面。梅清芳:“咱的姑爷来了昂,终于竹妹她们把这小子给忽悠来了。这小子竟然不会游泳呀,大家快看他不正趴在我那个橡胶做的雕像上嘛。”河边竹妹远远的喊:“咯咯咯……凤姐(梅清芳外号叫凤姐),咱姐仨把你的白马王子给送来了。可惜,他正晕着呢。要不然……要不然……”紧接着就是一阵的嬉闹,你追我赶得……

肖袁嘉躺在地上,呻吟了一声之后慢慢的爬了起来,揉了揉眼睛之后,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他感觉自己的瞳孔放大,嘴巴不由自主的张得老大。

梅清芳走了过来,拉住肖袁嘉的手(回头对自己的姐们,做了个鬼脸)道:“欢迎你来女儿国做客,咯咯咯……遗憾的是……男人们都走光了。”肖袁嘉:“我……这是在哪里?”竹妹(朝着一旁的橡胶雕塑努了努嘴):“那不,是你救起的姐们把你给驼来的呢。”紧接着,就是一阵咯咯哄笑。

不觉间太阳儿,一下就从苍山的山顶儿跳了出来。有这么一男一女从洱海边缘,顺着一条小河走向远处。一角有一堆燃过的灰烬,灰烬的旁边有个穿着朴素的雕塑坐在那里。风总是在不经意间刮了起来,地上有一块丝巾被风刮的飘了起来。隐隐约约丝巾上荷花边,绣着这么几个字:“肖袁嘉,小冤家……”

癫痫初期症状都有哪些
郑州治癫痫好的医院
什么方法可以治疗痫病

友情链接:

重操旧业网 | 家用小型换气扇 | 手机实名认证 | 重生之极品间谍 | 穿越火线网吧 | 龙游天下结局 | 客厅吊灯风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