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雨佳会计软件下载 >> 正文

【菊韵】会吹笛子的布布兔(童趣征文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香椿山那边有一座森林,森林里住了一群可爱的动物,它们组成了一个庞大的庄园。生活在里面的动物有浣浣熊,跳跳猴,金山鸡,棒棒鹿等,它们都十分幸福地生活在这里。要说它们最大的幸福就是都比较热爱生活。这不,一只外出学习完成高等文化课的布布兔,正赶在回乡的路上。

春天的香椿山美丽极了。早晨的白雾顺着山顶缭绕,看起来真像一个清纯的少女,面带纱巾来和大家会面。再往下看去,整个山谷,风轻日丽,草尖上的露珠在阳光下熠熠闪动,甲壳虫翘起花斑纹的翅膀。这样美丽的风景,在布布兔的眼里,无疑于天堂之美。只见它边走边看,不一会就看见了自己的山庄了

老村长大象灰灰早就听说布布兔要回来了。如今山庄里的小动物们,缺的就是想学习文化知识,苦于没有老师来这里扎根。想起这些,大象灰灰不免有些叹息,可他老婆灰灰太太会总是经常安慰着它

这不,俩人又提起了这个话题时,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灰灰山伯在家吗?”

“你是谁啊?”灰灰太太立即起身去开门。

“灰灰大婶,我是布布兔啊,你不认得我了?”

“啊呀,是老布布兔家的小布布兔吗?”灰灰太太急迫地喊起来:“老头子,快来看,是谁回来了?”

……

布布兔回到村子的消息不径而走,整个山庄都沸腾了。

要知道香椿山山高路远,出去的人们一个都不想再回来。城市有高楼大厦,有汽车、动车,那可是个气派的花花世界,要有多繁荣就有多繁荣。可是,布布兔在它学业归来,不留城,回来做个乡村教师,的确是整个山庄的荣耀。把大家的心都感动了

老村长大象灰灰在广播里播送了这一个好消息,一些有孩子的家长们可喜欢了,不是因为布布兔多么优秀,而是自己的孩子再也不会因为得不到教育,渐渐地成了没文化的睁眼瞎子。

这不,为了迎接布布兔的归来,村长决定在三天后的黄昏给他举行个欢迎仪式,也算是送给布布兔的一份礼物。

三天后,一棵最古老的槐树下早已聚集了香椿山庄里的全部动物。它们穿着漂亮的衣服,梳妆一新。

晚会有秩序地进行着,大家听了老村长的发言,又听了布布兔的发言。到了最后,大家都情不自禁地跳了起来,唱了起来,整个晚会进入了高潮阶段。就在这时,林中突然响起了一阵悦耳的笛子声,大家闻声而循去,原来是穿着礼服的布布兔在吹。一阵阵美妙笛音把大家带入了一个忘我的境界中。

“啊呀呀,老德拉的火车要经过了

啊呀呀,森林的大雪要落下了

啊呀呀,我们的河流要结冰了

……”

一阵婉转低回的笛子在整个香椿山上奔跑,一轮明亮的月亮从水洗的天空中升起。

布布兔忘情地吹着,它知道自己心中的一块圣地就是香椿山,那里有熟悉的一草一木。有看不完,探不尽的春夏秋冬,有早时候的亲人们在那里劳动生活的足迹,那是它的根。

如今它回来了,再也不会离开了。

布布兔的香椿山小学是在夏天挂牌的,那是山庄里一间空余的木耳仓库改造的。里面倒也宽敞。它的学生大大小小有一十来个。学校给它请来了一个义工,专门负责孩子们的生活起居。有的孩子家住得比较远,隔着大山,又隔着河流的。所以经过大家的决定,最后那几个孩子就留住在学校。

布布兔每天天不亮就起床了。从一年级到六年级,它要兼顾几个班级的教学任务。它时常在晚上备完课了就到竹子林里吹一会笛子。那片竹子林的旁边有一条小河流,它喜欢在那个浅河湾的地方,坐在青石板上吹。它吹班得瑞的《春野》、《童年》,一吹就忘记了一切。

这么多年来布布兔心里最明白的一件事情就是自己成了孤儿以后,是香椿山庄里的人们养育和资助的自己。那时,它的父亲和母亲相继去世后。无依无靠的布布兔在大象灰灰村长的号召下,东一家西一家地寄养着,就这样渐渐长大了。布布兔知道自己的身世,所以在学习方面很努力,直到几年前考上了一所山外学校。

如今,它放弃了在山外城市里的发展,独自回到这里,就是为了报一报乡亲们的养育之恩。

那日,棒棒鹿皮皮在课间玩耍时不小心把眼睛扎伤了,血流不止。布布兔急得没有办法了,村里唯一的一位懂医术的山羊公公又不在家。布布兔看到皮皮疼痛的样子,心里像扎了根针似的。就在它急得团团转的时候,黑马伯从山梁那边赶来了它的架子车,它们一群人立即把皮皮放到车上,朝山外的保和医院奔去。

好在皮皮送得及时,眼睛算保住了。可医生说得十几日住院治疗才能恢复伤口。这样,布布兔不得不留下来照看小皮皮,一直要等到它恢复为止。

那几日,布布兔把小皮皮照顾得可好了。一会给它讲故事,一会给它拿水果吃。只要能分散皮皮的疼痛,做什么布布兔都是愿意的。只有在夜晚等到小皮皮睡着的时候,布布兔才悄悄来到医院的小树林里散散步,吹一会笛子。那支笛子对于布布兔很重要,那是它父亲生前唯一的遗物,父亲以前十分钟爱笛子。吹得一曲好梁祝。所以任何时候布布兔都随身而带。“这样是对父亲的怀念。”布布兔经常这样想。

那日,它又去医院的小枫林吹笛子。悠扬的笛音穿过花园的大水池,又穿过一扇白拱墙上的窗户,清脆袅袅的笛音像长了腿的音符,撒遍了各个角落。其实,一位名叫拉拉鸽子这几日一直在捕捉它耳里的笛音,到底来自哪里?拉拉鸽子也是这座医院里的护士,在护士科任职。

那日,拉拉决定在值班的空挡去花园里巡视一番。

它顺着笛音来到花园尽头的那片枫树林,看到布布兔正在那里忘情地吹着笛子。

“嗨!你好!是你每晚在这里吹笛子吗?”拉拉鸽子向布布兔问到。

“你?你好!”布布兔转过身来紧张地回答到。

“真好听!”拉拉接着说。

“是吗?很抱歉,但愿没打扰到你。”布布兔表示歉意地说到。

“我也很喜欢音乐,你的笛子吹得真好!”拉拉鸽子继续赞美地说着。

“……”

“我很喜欢海顿的《第一交响曲》,还有巴赫的《奏鸣曲》。可那些都是管弦以类的,笛子的作品很少见。之前听过雅尼的《夜莺》很不错。”拉拉鸽子颤动着它白色翅膀,用婉转的声音对布布娓娓到来。

尽管布布兔听过那个美国人雅尼的夜莺,里面的笛子吹得那才叫好。

月色在那日像涂了水银挂在天空。布布兔和拉拉鸽子聊了很多。因为音乐,它们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小皮皮的眼睛在布布兔和医生的看护下,渐渐好了起来。那日是拆绷带的日子,拉拉鸽子和布布一大早就候在病房里,等待医生的到来。其实,拉拉鸽子从布布兔微微皱起的眉头上,就知道布布兔的心里布满了压力。它担心的是小皮皮的眼睛万一在拆开绷带的那一刻,看不到光明,那将是件多么悲伤的事情。好在医生马上就来了,拉拉鸽子走到布布兔的身边轻轻对它说:“别怕。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布布兔无言地点了点头。

九点整,一大群医生准时地推着小皮皮进了手术室。

走廊下,五月的蔷薇正在开放,百合也在悄悄地吐蕊。生命也许就是这样,就像这医院可以使人更相信生老病死,是一种轮回在循环中诠释着生命的意义。布布兔又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如果他们在得病的情况下能及时地得到治疗,也许就不会过早地去世了。香椿山太需要一支医疗队伍了。虽然这些年,一些医疗队伍也不间断地去慰问过,可都是走马观花似的形式主义。真正想为山区人民做点什么,迄今,好象还没有一个人有这样的想法。想到这里,布布兔眼前一亮。拉拉鸽子不是肩负着南丁格尔的使命吗?何不动员它来香椿山。这样,可以号召一些有志向的医护人员加入到这个行列,在香椿山办一个医院。

布布兔这样想着想着突然激动起来。世界不就是在不断改变中创造的吗?雨果的《悲惨世界》,鲁迅的《彷徨》等不都是针对世界而以此想改变世界的吗?他们的文字和心性尚且如此,何况现代的我们作为有用之人。与其在平凡中平淡,不如在平淡中做一件不平凡的事情。

布布兔就这样想着想着,渐渐迷上了一双疲倦的眼睛。

突然,它听到小皮皮大声喊叫的声音:“我看到光了!我看到光了!”

“……布布老师,你在哪儿?”

随着小皮皮出院后的眼伤日渐愈合,香椿山小学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布布兔依然会在夕阳西下的黄昏里去河边的竹子林里吹笛子。婉转的笛子顺着风的方向,愈传愈远。直到月亮升起了,白花花的月色撒在小河湾里,那仿佛是一个提着花蓝的女子踩着碧波,款款而行。香椿山的五月更加迷人起来。

布布兔忘情地吹着笛子,它不知道住在河对岸的一只麋鹿小姐早已对它起了爱慕之心。只是碍于害羞和矜持,加之麋鹿小姐胆小谨慎的性格。看似隔着一条小河流,在麋鹿小姐的眼里却好象割着万千的阻扰一样。

又是一黄昏降落后。布布兔来到竹子林里,它刚刚贴好笛膜,还没来得及把笛子横嘴边吹时。突然,它听到河对岸有大声地喊叫:“救命啊!救命啊!”。布布兔一个箭步冲出竹子林,朝河边奔去。只见不远处的河对岸有个影像在河里挣扎。布布兔扔下笛子就跳进河里,拼命地朝喊那个“救命”的游去……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布布兔费了好大的一番力气才把那只落水的小麋鹿救起。布布把小麋鹿拖到岸上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下来,有几星星亮晶晶地挂在头顶。它们眨着眼睛好象再说布布兔,好样子的!

只见布布兔把小麋鹿放在沙地上,仔细一看,原来是自己的青梅竹马小麋鹿。布布兔使劲地喊着小麋鹿,可是小麋鹿一点反应也没有,就在布布兔急得没有办法的时候。突然,它想了以前书本上学的人工呼吸。虽然那几个步骤不难,但毕竟也没有真正地运用过。“顾不得那么多了,救命要紧。”布布兔这样想着后,立即俯下身对麋鹿小姐做起了人工呼吸。不一会儿,小麋鹿就喘过了气。看到小麋鹿醒了,布布兔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

“你还好吗?”布布兔轻轻对小麋鹿问道。

“谢谢你救了我。”麋鹿小姐睁开一看,原来是熟悉的布布兔。

“怎么这么不小心掉进河里了的呢?很危险的。”接着,布布兔又关切地问道。

“我、我在洗衣服,一件衣服被水冲走了,没想到水那么急……”麋鹿小姐轻声说到。

“……”

原来是这样。布布兔知道了小麋鹿落水的原因后,心里突然生出无限的怜惜。是啊,香椿山下的这条香椿河,每年不知道有多少户在这里淘米洗衣,喂牛饮马。布布兔想起自己小的时候跟着母亲来这里,它看见母亲在石头上捣衣,把一件件衣服洗得干干净净,而它则在一边踩水玩。想到这里,布布兔的脑子里突然灵光一现,何不在这里修一个埠头。乡亲们若来这里洗衣淘菜岂不更方便了。

“再也不会让这种落水的事情发生了!”布布兔在心底重重地发誓着。

麋鹿小姐自从落水后被布布兔救起。它自己也说不清每次见到布布兔的心里是多了一份爱慕或是更多了一份感激。总之,它认为布布兔是自己的救命恩人,理应它也要多对布布兔好些才对。这样,一有空,麋鹿小姐就做了些好吃的从河那边给布布兔送到河这边。

那日,麋鹿小姐又做了些好吃的点心给布布兔送来,没想到走半路上遇见了山羊公公。山羊公公慈眉善眼地早就看出了小麋鹿的心思。它站着木桥上哈哈一笑地喊起麋鹿的乳名:“鹿鹿这是去哪儿啊?”

“山羊伯伯好!我去山那边走走亲戚。”小麋鹿狡黠地回答到。

“好啊!好啊!我们的鹿鹿长大了,学回走亲戚喽。”山羊伯伯哈哈大笑起来。

“呵呵……”小麋鹿也跟着笑了起来,两朵红云刹时就落在它的面颊上。

“早去早回啊!孩子!”山羊伯伯说完就转身走了。

“是咧!”麋鹿小姐回应着山羊伯伯后,欢快地朝桥那边走去。

香椿河依旧在缓缓地流淌着,河面上溅起了朵朵的浪花真像人的愉快心跳。

过了小木桥,香椿山小学就到了。只见偌大操场上,一面五星红旗在飘荡。琅琅的读书声不时从教室的窗口飞出来。远处,几棵开花的梧桐树正值郁郁葱葱。这便是香椿山希望所在的情景了,多么美好!麋鹿小姐边走边想,不知不觉中就来到了布布兔的宿舍门口。那扇门是虚掩的,麋鹿小姐用手指轻轻一推,门便开了。或许布布早上上课时间太紧了,屋子里一团糟。麋鹿小姐放下篮子就麻利地给布布兔整理起房间来。它把窗户打开,顿时一阵轻风迎面吹来,一丝淡淡的清香夹杂其中。不禁让人有了一种舒心的感觉。不远的墙头下几株月季开得正艳。春天如此美丽,麋鹿小姐的心里又荡起了一丝涟漪。

拉拉鸽独自提着行李来到香椿山时已是黄昏。当公共汽车减速在一棵大树下停靠时,拉拉鸽的眼睛透过车玻璃,只见布布兔早已带着它的一群学生守在那里。几日不见,拉拉鸽眼里的布布兔仿佛变得愈加黑瘦。

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甘肃最好的癫痫医院是哪家
三明哪里有颠痫医院

友情链接:

重操旧业网 | 家用小型换气扇 | 手机实名认证 | 重生之极品间谍 | 穿越火线网吧 | 龙游天下结局 | 客厅吊灯风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