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温州茶山天气 >> 正文

梦里十年终是客——西街道

日期:2020-11-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往事历历在目,而今却已是十年之久。十年了,整整十年,王茶落、你还好吗?

又到了漫天飘雪的季节,北方的雪尤为大气。窗外大雪纷飞,窗内却是一片寂静。雪花簇簇落满枝头,先生只披了一件外衣,便下了楼。

先生是江南人士,住在这家客栈七年,他是一个文人,我知道他在这里是为了等一个人。平日里,先生不爱说话,却总是喜欢问我拿书,我是一个装满旧书的盒子,先生的故事,便是从这里开始。

那年她19岁,披肩秀发的她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路过先生文社招新的地方,那是她第一次见到他。

何林睿,西交大文学社社长,中文系高材生,平日里不爱说话,在文社里,却有一群可爱的小伙伴围着他,王茶落便是其中的一个。

“茶是茶叶蛋的茶,落是落汤鸡的落。”这是她在文社第一次会议时的自我介绍,却引得大家一阵哄笑。也正是如此,何林睿才注意到了她。

龙门石窟的夜、西安古城的雪、华山北峰的雨、还有嵩山渐淡的日出。茶落说过:“白与黛、乌镇来过,便不曾离开。”先生说过:“思与蛊、乌镇来过,便不曾离开。”只留下渐淡的回忆,渐行渐远。还有那路边的海棠,花落花开。

秋风萧瑟的季节里,在这条西街道上,我遇见了他们,那是在一家杂货铺中,我被她送给了他。这是一条老街,青灰色的石板,淡蓝色的天空,还有一片秋风佛过的白桦林。

酒巷里飘着香,路旁的杂货铺依旧古老,青石板却落上了厚厚的一层雪。仿佛所有的一切都是昨天,却又到了一个冬天。

我知道,西安的雪,于先生而言,意味着什么。他踏着雪静静地走在条西街道上,每一步仿佛都在怀恋着什么。渐行渐远的背影,还有匆匆而过的路人,看着让人心疼。

“林睿,我走了,我们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这是茶落离开时所说的话,那个48。5平米的小房子里,再也没有了那个小家。一起洗碗、一起做饭、一起旅行、一起看日出和日落,都终于那年的那场事故。王茶落还是离开了先生,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先生寻遍了西安的每一个角落,都没能找到她。他知道,她一定会回来。

如今的古城墙上满是游客。朱雀门前,漫天飘舞的雪花纷纷扬扬的下着,古城依旧静静地屹立在那里,仿佛活着,就是为了过去。

先生的故事到这里便结束了,梦里十年终是客,只是这个梦太冗长。

石家庄专科癫痫治疗医院
贵阳市治疗癫痫要花多少钱
癫痫病武汉专业医院

友情链接:

重操旧业网 | 家用小型换气扇 | 手机实名认证 | 重生之极品间谍 | 穿越火线网吧 | 龙游天下结局 | 客厅吊灯风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