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土木工程预算 >> 正文

【荷塘秋之恋征文】绿绿的燕子掌(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良子,人丑,家穷,小小乡镇一教书匠。

姨婆把夏天介绍给良子当媳妇,良子紧张得直搓手,偷偷地瞄了躲在门后的夏天一眼。圆脸黑肤,花格子衬衫,老绿灯芯绒长裤,一根粗长的辫子,漆黑油亮的。

“很好!”良子一眼相中。

良子莫名地想到一种植物,茁壮汹涌的燕子掌,这样的植物到哪都能成活,好养不娇贵。良子想到日后夏天为他洗衣做饭的样子,仿佛看到一盆旺盛的燕子掌在生活的画卷里抽枝拔节。

夏天,农村姑娘,初中文化,家里很穷,相貌一般。

姨婆将夏天介绍给镇上教书的先生。夏天,一低头,羞笑了,甜甜的模样。

从小就喜欢有文化的人,能当上师娘,是夏天的梦想。

2.

十月,小野菊漫坡,绚烂多彩,良子和夏天喜气盈盈地结婚了。

良子执着夏天的手,仿佛看见未来正敞开温柔的笑脸。

狭小的教师宿舍里,小小的红双喜,帖在窗上墙上,朴素而简陋,却散发着光芒。

夜晚,覆满百合花的棉被下,两个新人窃窃细语着。

“良子,我没别的梦想,只想拥有属于我们自己的一套房。不管老旧,不管狭小,真真正正只属于我们。”是夏天的声音,温柔水润,像一枚穿行夜色的萤火虫,闪着亮光,划过夜黑。

“夏天,相信我!我们一定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窝,那是我们真正的家。”良子的声音,笃定温柔,却不容置疑。

两人,相拥而眠……

一个美梦,撑破夜色,花间成蝶,翩翩飞的律动里,是日光洒下的明媚朵朵。

梦中,一个崭新的家,喜气洋洋。有锅碗瓢盆,有米色的墙纸,有铺满阳光的阳台……

3.

为了买房子的梦,良子从此戒了烟、戒了酒、戒了小打小闹的麻将牌。

为了买房子的梦,夏天开始精打细算、勤俭持家。

青菜,买多少?肉,一个星期吃几次?衣裳一年添几件?每一件细微的开销,都被夏天压缩到了极限。

日子虽很艰苦,但也有滋有味。买房子的梦,在良子和夏天的心里茁壮成一株绿绿的苗儿。

钱,一百一百地增多;苗,一天一天地长大。

夏天相信,总有一天,心里的绿苗会开出红硕的花。到那时候,就可以搬进自己的房。房里的家具亮闪闪,房里的床铺四方方……暖暖地坐在自家的阳台,养花种草。

一定要种一株燕子掌!

夏天美美地幻想着。

4.

日子不紧不慢地走着,不知不觉两年过去了。

存折上满了五位数。

夏天从银行里出来,太阳哗哗地流着,金黄的奶油涂满她的脸。那丝甜美,一直流到她的心里,汇聚成一颗“蜜饯”。夏天时不时地把这颗“蜜饯”拿出来,捂在心口,满腔的甜。每每这时,她挺直着腰,笑得暖洋洋,仿佛一棵阳光下的燕子掌,熠熠发光。

可以先看看房子了。夏天在巷子里转的时候,一幢幢的房子都盛载着她美丽的臆想。这一套虽然老,但是阳光充足,也是很好的。那一套,虽然小,但是结构不错,也是不错的。

像那种六十平米的二手房,估计十万左右。夏天掂量了一下价钱,再掂量了一下存折的数字,心里的期待是茧中按捺不住的飞蛾,只等着破壳的一刻,扑向光明。

如果按揭一部分,是不是就可以把这个房买下来呢?突然冒出的想法,像一朵忽开的花苞,尽管夏天把想法紧紧捂住,还是从她的脸上一团团地漾开。

一路上,夏天被自己的想法甜蜜地缠住,仿佛有无数颗气球拽着她一路小跑。她情不自禁地哼起了小歌,欢快的旋律自由自在地飞着,路边的小鸟听醉了去,朝她歪着头儿,嘻嘻地笑着。

良子却早早地坐在家门口的矮凳上,像一棵蔫不拉几的植物,紧皱的眉,耷拉的脸,甚至是油腻腻的发,都以灰败的姿势,往下垂着。

“怎么啦?”夏天的欢喜,刹那烟消云散。

“我爹病了,医生怀疑是癌症。”几个字从良子的嘴里吐出来,一字,一字,都那么难。

“什么?”夏天吃惊的嘴,张成讶异的圆。她一路上的甜蜜与欢喜,像一个个炸裂的球“砰”“砰”几声,决绝地碎成一地。

“我们存了多少钱?”良子问。

“全在这儿了。”夏天把那本红红的小本本递给了良子。

“明天我们一起去市医院带爹看病去吧。”良子的声音闷闷的。

“哦,好的。”夏天的声音也闷闷的。

阳光还是那么亮,一把一把地投掷,像利剑。

夏天的眼,盛载不了太多的光,她闭上了眼,却流下了泪……

5.

父亲的病到底只是虚惊一场,不是癌症,而是良性肿瘤。饶是如此,良子那张薄薄的存折也经不起医院三天两头的催款。一入医院,钱就不是钱,成了水。良子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和夏天节衣缩食的存款成了一股回旋的细流,只润润地经过他们的手,就那么一去不回地流走了。

检查费、手术费、住院费、营养费……良子望着一张张抽出去的百元大钞,感叹道:那是吸烟省下的,那是买菜省下的,那是买衣省下的……

女人的感觉更现实,夏天看到的是一扇门没了,一扇窗没了,厨房没有,客厅没了……预想中的房子就这样被这场病切割了。那个拿着手术刀穿着白大褂面无表情的医生,一刀下去,又一刀下去,夏天梦中的房子在手术刀中肢解、粉碎、倒塌……

好在,老父亲健健康康地出院了。尽管花了不少钱,但换得了健康,良子和夏天都觉得值了。

夜晚,星星推开窗儿,漫天闪烁着光芒,行走在漆黑的夜空,一闪,一闪,水湄的样子。

“夏天,对不起,好不容易的存款让我爹的病给磨光了。”良子搂了搂夏天的肩膀,歉疚的声音低低的,如一只沾了露的虫,飞行得阴郁、黯哑。

“傻瓜,你的爹就是我的爹。爹的身体好了,比买了房子还高兴呢。咱们都还年轻,房子总会有的。”夏天往良子的怀里躲了躲,她的轻声细语一句一句落在良子的肩头,柔柔的,软软的,像一朵一朵散发香气的小花。

良子又想到了燕子掌,那种多肉多汁的植物,平和亲切,绿意蓬勃。

夜很深了,良子和夏天相拥而眠。他们做了一个相同的梦,梦中有一座房:窗明几净,阳光满屋……

6.

这年的冬天格外冷,风在广阔无垠的天空呼啸汹涌着,层层的冷意无孔不入。不管穿多厚的衣裳,它都能吐着冰冷的舌头,一寸一寸地舔上你的肌肤。浑身一个激灵,寒意就渗进骨头里,咬着你的关节,一点一点地逼迫你不得不缩起身子。

良子的宿舍年代久远,实在破陋不堪。没有取暖的设备,没有敦厚的墙身,没有严密的窗户。风,鼓着高亢的嗓音尖锐地嚎叫着,铁轨一般呼啸着,一声一声扒开良子的梦。

“良子,好冷呢……”梦中的夏天嘟囔着。

“是啊,好冷呢。”梦中的良子也嘟囔着。

……

当万顷的天蓝从浓重的寒霜中解放出来时,良子看到夏天已然准备了早餐。浓浓的小米粥,入味的酱萝卜。锅里袅袅升起的白气把夏天罩在云雾里一般,她通红的脸颊闪烁着异样的光泽,眼里绽放着不一样的风情。

“夏天,你怎么啦?满脸通红?”良子问。

“没什么,就是觉得浑身燥热得慌。”夏天的声音像失水的叶片,干干瘪瘪,疲软无力。

良子凑上去一摸,滚烫的温度,吓了一跳,赶紧带夏天去医院。

这趟医院没白去,虽然确诊了夏天的感冒引起了发烧,却也被医生告知,良子要当爸爸了。

要当爸爸了?这个事实像春天捂不住的花苞,时不时地要开出两三朵。良子的喜悦遍布了那苍白的小脸,矮矮瘦瘦的样子,放佛瞬间也挺直了腰杆,高大起来了。

因为怀孕了,不能随便吃药,夏天的感冒迟迟不见好。

每当深寒的夜晚,夏天呼哧呼哧吐着热气时,良子恨不得变成细小的棉签,爬到夏天的鼻子里帮她疏通堵塞的淤物。他总是手足无措地摸摸夏天扁平的小腹,又摸摸她发烫的额头,担心着肚子里的小宝宝也会跟着呼吸不畅。夏天的发烧,成了起伏不定的心电图,它的忽高忽低,也扯着良子的小心脏忽冷忽热的。

夜深了,夏天睡着了。良子点着一根烟,久久地坐在黑暗里,如同僵硬的雕塑。一明一灭的红点在浓郁的夜黑里闪烁,像良子的心思,时不时地把寒冷的气流戳出一个火红的窟窿。现在,这个窟窿燃烧在良子的心里,他为自己不能给怀孕的妻子提供一个简单的住房而负疚,为自己不能给即将出世的孩子提供一个温暖的空间而难过。

还好夏天是一株不怕风雨的燕子掌,一点也不娇贵。不打针,不吃药,熬了一段时间,硬是把感冒给逼走了。当夏天终于神清气爽地走出狭小的宿舍门时,冬日的暖阳,像绑着铃铛的小银鱼,一缕一缕地投射到夏天的脸上。她微鼓的小腹,像一座平缓的小山丘,希望的隆起,柔软的弧线,溅起阳光,纷纷地落。

良子长长地舒了口气,看着夏天在阳光下微笑的样子,仿佛看到燕子掌澎湃的绿叶劈开阵阵寒意而抽枝长叶。

日子,因为孕育着新生命,而变得有滋有味。

7.

良子说的没错,夏天是一株燕子掌。她丰盈的叶片里,饱满膨胀的绿汁,潜藏着生命的伏笔。此刻,她挺过了冬天那场难熬的感冒,在灯下拿着毛线织小孩的毛衣。细长的银色针,在夏天的手里跳着欢快舞着,一进一退,红色的毛线绕进去挑出来,犹如一个红色的梦,欢快热烈。一点一点穿行,一行一行叠加,毛衣渐渐成形,看到领口了,看到袖子了,仿佛也看到孩子的小脸了,看到孩子的小手了。

良子喜欢看夏天织毛衣,漆黑的辫子绕在颈下,长长的毛线针在手里簌簌跳动,圆圆的线团在旁边滚着。这样的温馨画面,良子深深地爱着,日子在这样的画面里饱满成家的温度,暖暖的,柔柔的。

风儿执拗地从窗户的缝里不绝如缕地送进来,脱了往日的料峭,藏着绵绵不尽的温和,良子想,春天来了!

8.

夏天的肚子一天一天地浑圆,像个骄傲的皮球鼓胀出优美的弧线。新的生命正如破土的小芽,迅速蓬勃着。良子有时会凑近肚子前,屏息凝视,安静地倾听。有时,会轻轻地抚摸着。即将为人父的喜悦,让良子的瘦弱脸颊绽放出奇异的光芒。而夏天,更是精心策划操持着家用。多了一口人,多了一张嘴,还不知需要多少的花销呢。

孩子还在肚里的时候,是甜蜜的时光,真的降临了,就会手忙脚乱的。

九月,天空清新湛蓝。一声响亮的啼哭,忽地诞生,新鲜饱满,中气十足,它“哇哇”地扶摇直上,透穿了医院上方的万顷天蓝。儿子,是个儿子!良子抱着小小的娃,内心的激动排山倒海,犹如在海上冲浪,还没准备好,一下子被推到风头浪尖,喜悦的巅峰,是无法言说的幸福。

该如何来爱着你呢?良子想,天下的父母都一样吧,捧着刚出生的娃,犹如捧着最好的珍宝。

狭小的宿舍里,因为小小婴儿的到来,变得拥挤不堪。尿布像万国旗到处飘,婴儿床占据了仅有的空间。尿盆藏在床底下,小衣裳塞在了床角……常常,良子想找个地儿写几个个字,发现桌上横放着奶瓶、奶粉、围兜……瞬间,矮小的良子越发矮小了,他努力瑟缩起自己瘦弱的身躯,成了一只在拥挤宿舍里悄悄行走的蜗牛。

宿舍的隔音太差,孩子睡眠浅。隔壁一有风吹草动,或者门外一有猫狗吠叫,孩子就惊得哭叫不止。那声音,不停不歇,气壮山河,像质问,像愤怒,像委屈的咆哮。每每这时,良子就觉得自己的心被拽出来,娃娃哭一下,他的心就疼一下。密集的哭声,凿在良子的心上,他懊恼极了。既不能稳住孩子的哭,又不能搬离这样的鬼地方。良子常常被孩子的哭声拽到半空,茫茫得空阔无垠,是良子不着天、不着地的难过。

没有自己的房子怎么才好?大人受累不打紧,怎能让孩子受累?

9.

良子和夏天商量。

“咱租个房子吧,宿舍实在不好住,孩子不能受委屈。”良子说。

“可是交了房租,再养个孩子,咱们就永远无法买到自己的房了。”夏天有夏天的坚持。

该如何是好呢?生活真像一则满含讽刺的笑话,只是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一间房而已,怎么就那么难呢?农村的父母需要负担,小小的孩子需要奶粉,良子每天对着小小的工资条做着无解的计算题。一减,二减,再三减……到手工资才刚刚三两天,就一张张地成为别人的手中之物。房子?房子?一个登天的梦想吧?良子苦涩地想着。

“想要赚钱,那还不容易。”那晚,良子在同事益民家喝酒,益民脱口而出:“找几个学生办个辅导班就不完了吗?”

“教育局查得紧!”胆小的良子压低了嗓门。说完,还不忘偷偷地看了一下门口走过的人。

“这年头饿死胆小,撑死胆大的!”益民不以为然。

月落星稀,良子从益民家出来喝得醉醺醺的。一个念头在醉意蒙蒙的脑袋里生根发芽。“辅导班,辅导班,辅导班……”睡梦中,良子颠来倒去地念着这几个字。

一旦下定决心,脸皮再薄,也得放下所谓的面子和自尊。

对良子这样的老实人来说,冒着被教育局查办的风险办补习班,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首先,得寻找生源。良子找到那些带班的班主任,支支吾吾地大半天说不出话。

北京癫痫专业医院查询
治疗癫痫病药物有哪些
癫痫病应该怎么诊断

友情链接:

重操旧业网 | 家用小型换气扇 | 手机实名认证 | 重生之极品间谍 | 穿越火线网吧 | 龙游天下结局 | 客厅吊灯风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