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梦见死人回家 >> 正文

【菊韵】悔教丈夫觅封侯(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阳光大酒店座落在依山面海的缓坡上,是一家综合性的大型旅游设施,里面集客房、餐饮、歌舞厅、游泳池、健身房和园林景观于一体。是全市最高档次的五星级酒店。中外游客每日三五成群地在这里进进出出,一派繁荣的景象,为这座城市增添了不少亮点。

茹世美和小贾在一间豪华包厢里,在调成略显昏暗的淡红色灯光下用餐。餐桌中央一盆鲜艳欲滴的玫瑰花秀色可餐,旁边有瓶开了的轩尼诗舶来酒,酒瓶里飘溢出来的气体,使得整座包厢都充满一种宜人的醇香味儿。虽然只他们两个人,桌上却摆了好多菜,其中较名贵的菜有鱼翅冬粉,鲍鱼猪肚汤,清蒸石斑鱼等。他们俩在DVD中传出来的《何日君再来》的乐声中,频频举杯。小贾的朗朗笑声,不时地把茹世美逗得眯起双眼,翘着大拇指夸她。

茹世美看着小贾酡红的脸蛋上,那美美的两侧小酒窝,没法用最好的形容词来形容她的漂亮,什么沉鱼落雁啦、闭月羞花啦、倾国倾城啦、玉骨冰肌啦都觉得是陈词滥调,不足以名状小贾之容貌,这时酒精的力度已经使他的血液循环加快着,情绪是越来越兴奋,越来越激动了,于是情不自禁地对小贾说:

“小贾,你真漂亮!”

“啊呀,我的茹局,你真会逗我啦,我知道你说的是假话,不过我爱听。”

“小贾,我怎么是逗你呢?你是我今生有幸得到的最美的美人儿,说真的,我的整个心身都消溶在你的美里了。”

“不见得吧,茹局,你哪里会把整个心身投入到我身上来呢,你们男人,总是说话不算话。”

“小贾,我哪次说话不算话?你可不要冤屈我呀”茹世美不知道自己什么没有满足她的要求,说着,脸上显得有点疑惑。

“巴黎春天那件皮……”

茹世美马上想起了小贾前次看中意的那件貂皮夹克,那天忘记带银联卡了,等到第二天再去时,不知被谁买走了,后来还去看了几次,都没有同类的产品上架,因此一直没有满足她的要求。他不等小贾把话说完就抢着说:

“宝贝,不就是那件貂皮夹克嘛,后来是因为没货,不然早穿在你身上了。”

小贾故意要气茹世美,就说:

“我知道你小气,舍不得那五千多块钱,你不给我买就算了,但不要说得这么慷慨的样子好不好?”

茹世美被她一激,忍不住了,赶紧说:

“你别这样奚落我好不好,不要说五千多块,就是后面加个0,我茹世美都愿为你花,谁叫你是我的心肝宝贝呢。”

“就算你说的是真心话,那还有呢,还有的事你能听我的吗?”小贾诡秘而娇声娇气地对茹世美说。

“什么都听你的,只要你开口。”茹世美斩钉截铁似地向小贾保证。

“哈哈哈哈……”小贾掩嘴大笑起来,那银铃般清脆的笑声,在包厢的四壁回旋着。

“哈什么哈,有话就说吗,干吗一直笑呢?”茹世美有点莫名其妙。眯起眼不解地看着小贾那脸蛋。

过了一会,小贾才停止了笑声,说:

“看你是个大男人,可只会当官,其他的你就……”

“就什么?说呀,干吗不说了呀!”茹世美越看她欲言又止,越是想知道她想说什么。

“不说了,不说了,说了你也没有那本事,何必呢?”

茹世美更急了,以为是她又想买什么高档的衣服之类的东西了,就催她赶紧把话说清楚。于是他对她说:

“小贾呀,只要你开口,没有我茹世美办不到的事。”

这时小贾凑过茹世美的耳边撒娇而柔声地轻轻说:

“我要‘阳关三叠’,你却只能给我‘一枝春’呀!”

茹世美才如梦初醒似地,哈哈大笑起来,笑完一阵子也轻轻地对着小贾的耳边说:

“今晚给你‘再回首’吧,定要叫你求饶呢!”边说边对小贾做鬼脸。

“我知道你没本事,如果哪一天你真有本事能叫我求饶,我才服你。”

他俩又喝了一会儿酒,看看已过11点30分了,茹世美在桌子上敲了敲,门外一位小姐走了进来。问:

“茹局长,你要买单吗?”

“我就想告诉你,明天我的李秘书会来结,我们走了。”

“好,好,好,茹局长慢走,放心,放心,我们经理都说了,茹局长的单由谁来买都行。”

茹世美挽着小贾的手,进入了电梯间,直上33层的3305房间。

2

茹世美从来也没吃过这么一样东西,你们猜得出是什么吗?闭门羹!

当他和小贾缠缠绵绵地“唱”完“一枝春”之后,倒头便呼呼大睡,过了一些时候尿意逼醒了他,起来放松一下,还趁便看了看手机,不好了,不知不觉已是凌晨3点多了。这得马上回去才好。因此一边穿衣服,一边把嘴凑近小贾的耳边说:

“宝贝,你在这边甜甜的睡呀,我得先回去了。”

小贾哪里肯依,她睁开睡眼惺忪的眸子,撒娇地说:

“说好了的‘再回首’,怎么又变卦了?不许走!”

茹世美笑着说:

“和上次合起来算不就是‘再回首’了吗?”

“不行”,小贾一边伸懒腰一边继续撒娇地说,“上回是上回,上回的怎么算数呀!来,现在就来。”

茹世美真的难堪了,这段时间,总是觉得身子的的确确地被酒色掏空了,不要说‘再回首’,就是‘一枝春’也常常有点力不从心,事后腰酸背痛疲惫不堪。他常常对着镜子自照,感叹萨都剌的《百字令》那首词里所说的“歌舞樽前,繁华镜里,暗换青青发”!才过40多岁,头上真的白发依稀可见了,尤其眼的周围总是被一圈淡淡的黑烟一样的色素包绕着。听医生说,这就是肾虚的象征。

“宝贝,下次来包你满意。今天是酒喝得太多了,现在夜又这么深了,我总得回去一下,不然怎么向她交代啊”

小贾故意不依不饶地说:

“你就是舍不得你那黄脸婆,你哪是真心对我好!”

茹世美说:“我的心都掏给你看了,还不相信吗?过些时候我物色一套好的房子来,让你住得更舒服。行吧。”

其实此时的小贾也真的乏了困了,却故意要在茹世美面前撒娇和耍赖,就是要把茹世美的胃口吊得高高的,让他尽其所有,尽其所能地对她好。

当茹世美穿好衣服,准备离开这个温柔乡的时候,小贾裸着身子爬起来抱着茹世美不放,硬是将他拉回到床前,趁势将他按回床上。

茹世美无奈,只好顺从她,重新脱光衣服,和她再敷衍一回。等到他精疲力尽地爬起来穿衣服时,一看手机上已是4点20分了。

好在这样的大宾馆,门前无论白昼还是黑夜都有的士等着,他就招了一辆的士,赶紧往家跑。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回,钥匙插进锁孔却旋不动,按理他的妻子春英是在他没回家之前从来不会把门反插的,这回却例外了。

他退出钥匙,按了一下门铃,可是听得到门铃的音乐声放完了,里面还是没有任何动静。他接着又按了一次,心想是否她睡得太死了,没有听到,或是否她还在穿衣服,怕一下子从被窝里起来会着凉感冒。但音乐声再次响完以后还是没有任何动静,这下该怎么办呢?

他又用右手的食指屈起来轻轻地叩了一阵防盗门的门板,良久还是没有反应。他知道这个时候,夜静得出奇,稍微响一点的声音,都会传得很远,何况周围都是邻居,所以不敢大声喊叫。

茹世美左等不开,右等不开,心里好烦,那宿酒也还没完全消化,特别被小贾缠得本来就筋疲力尽的身子,觉得很累。心想如果再打的回到宾馆去,又怕小贾笑话,这时身子实在觉得是支持不住了,只好在自家门前背靠门板席地而坐了。

茹世美的房子是一梯三户的,平日里邻里之间相处和谐,无论在电梯间相逢或大街上相遇,都会热情地打招呼,相互问好。当茹世美困乏的身子靠着门板刚刚闭上眼睛打盹时,偏偏这个时候对面的邻居一家要赶早班飞机出行。他们的家离机场很远,只好天还没亮就打的去。他们提着行李袋,一打开门,看到茹世美这个样子,吓了一跳,哇地一声惊叫起来。邻居跟本没看清也不会想到坐在地上的竟会是茹世美,以为是鬼!赶紧往自己门里缩了回去,过了好一阵子才重新壮着胆子,惊魂未定的轻轻打开门看,才知道真的是住在对面的茹世美。这时茹世美被邻居的惊叫声早都吵醒了,非常狼狈,非常不好意思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等邻居再次打开门看他的时候,主动对邻居说:

“不好意思,让你们吓了一跳,实在对不起。”

邻居问:“你为什么会‘有家归不得’了?难道是和你夫人闹别扭了?”

茹世美赶紧说:“不是,不是,我们夫妻很好的,是昨晚我出去有应酬,忘了带钥匙,回来得晚了,过意不去惊醒她,就是想让她多睡一会儿。她上夜班可辛苦呢。”

邻居感叹地说:“谁嫁了你这个男人都是太幸福了,你这么体贴妻子,现在有几个这样的男人了?”

3

春英其实一夜未曾合眼,到12点过了,还等不到茹世美回来,干脆狠下心来,将门反锁。后来不管茹世美如何按门铃,叩门板,她就不理不睬。

近来茹世美的表现是越来越让春英寒心了。他自从当上了局长,就今日有应酬,明日有应酬,每日酒气薰天,烟味浓臭,很久以来都是同床异梦,没有肌肤相亲过了。

这个故事应从1985年说起。那年春英刚从大学毕业出来,分配到家乡县的防疫站工作。才上班没两个月,县里的爱国卫生委员会组织了一次全县爱国卫生大检查,大评比。临时抽调各乡镇、县医院、防疫站、文明办、团县委、妇联等多家单位的干部组建一个检查团。分赴各机关,各乡镇进行检查评比。防疫站就指派春英和另一个同事参加了这个检查团。

检查团有位挺帅气的年青男子,春英觉得有些眼熟,一时想不起哪里见过他。当听到他们叫他茹世美的时候,春英才恍然大误,原来这个茹世美就是当时全校名噪一时的高二年段的学生。

那年春英是高一(3)班,茹世美是高二(3)班,学校举行过多次各种竞赛,在校公告栏里的获奖名单中,都有他茹世美的名字。特别给人印象深刻的是一次演讲比赛中,茹世美的演讲,博得全场热烈的掌声。因为他字正腔圆,普通话说的是一流的纯正。他的演说稿,是一篇激昂向上的《努力学习,提高素养,做新时代社会主义接班人》的自写作文。后来还张贴在公告栏中作为范文供大家欣赏学习。

春英她们班里的女同学,很多私下交头接耳地评论茹世美的魅力,大有对他心仪不已。只要是和茹世美在路上对面相遇,女同学对他的回头率是100%,春英想起当时的情景,都还为那时自己的心态感到有点羞愧。没有想到自他高中毕业后,便再无他的音讯,这么多年过去了,春英虽觉得他面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茹世美家境很贫穷,在大学里的四年,无论穿的、吃的,都比其他同学相差极大,那种来自农村的穷酸相,城市出身的大学生,是很瞧不起的。尽管他学习成绩很突出,他的外貌长相也不错,却引不起女同学的青睐。而且因为穷,他自己也不敢想,他知道要和人谈恋爱是要花钱的,自己哪来钱呢,所以大学里,他没有和谁恋爱过。

毕业分配时,分配到县里,县里因为他学的土木工程专业,暂时派不上用场,而乡镇机关却缺编,因此让他改行当了乡镇干部。

茹世美来到乡镇一年多,大部时间去搞计划生育,去制止农民乱砍乱伐,去催收征购粮等等,心中颇有怀才不遇的感觉,乡党委领导也不重视他,以为这个人爱发牢骚,就让他一直跟在大伙后头造造声势。

春英在大学时,曾和一个叫魏新的同学很要好,如果不是因为魏新去了加拿大,他们的感情发展下去,肯定结成夫妇。这次爱国卫生检查团活动,给了茹世美认识春英的好机会,因此他主动向春英献殷勤。春英又对他的印象挺好的,因此他们在热恋一年之后,便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婚后,因为茹世美常常觉得一个大男人,只拿这些死工资,不能让家庭生活得富裕,不能给春英买这买那,觉得很内疚,春英知道他的心思后对他说:

“你的精力应放在事业上,工作上,争取将来能够高升发达。”

春英说这话,茹世美听了觉得心里更不是滋味。

茹世美觉得自己来乡里工作两三年了,领导对他不重视不重用。自己堂堂一个大学本科毕业生,还要服从那些中专毕业当上了副书记副乡长的人的指挥。官场上不是量材录用,而是靠关系靠权术才能取得升迁的机会。所以也想研究研究如何才能取得上级信任的问题。

有一次,茹世美在下村搞计划生育工作时,和一个叫肖权的同事一起边走边聊。这肖权也是工作了多年还没有一官半职的人,但对官场上的事,很有他的独到见解。

肖权说:“当官这件事,巴不得拿到第一支笔,有了这支笔,就能取得像滚雪球一样的效应。”

茹世美问:“什么笔,我们天天写文件不就是要用到笔吗?”

肖权说:“不是平常的笔,是签字笔。有了签字的笔,手头就掌握了权和钱,也就是结交的资本了,而且是公家的,不是自己工资的那点可怜巴巴的几块钱。”

“哦!”茹世美若有所悟地应道。

“现在当官的,你请他吃喝,给他送礼,他就喜欢你,重用你,不然不要说你大学生,就是研究生,他也不买你的帐,你只有规规矩矩地听他们颐指气使。”

最好的治疗癫痫药是什么
北京治癫痫病的医院是哪个
羊角风的早期治疗

友情链接:

重操旧业网 | 家用小型换气扇 | 手机实名认证 | 重生之极品间谍 | 穿越火线网吧 | 龙游天下结局 | 客厅吊灯风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