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关于我们页面设计 >> 正文

【海蓝·小说】相思曲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意懒云涯坠,愤恨芳心消碎。怨悔变顽疾,苦涩眸中无泪。拜求神思瘁,夙愿苍天跪。梦醒入冬寒,世道远,孤魂退。

作一首《伤春怨》,将苏小小失意时的感受描绘。尘世之中,最令小儿女们伤感的事情唯有恋情。那阮郁就如同仙境中脱颖而出的白马王子,眉清目秀,风流潇洒,英俊威武,气宇轩昂,任何瑕疵在他身上都寻找不到,真可谓:谁见谁喜欢,俊美嘴亦甜,风流倜傥貌,失去心苦酸。别说是苏小小,就是帝王家的公主们遇到了他,那也不能轻易就放手,阮郁确实就伤透了小小的心,就他们俩个人来说,在这场纠葛中,他们都投入了自己的全部情感,只是小小除了这段情之外,就再没有其他积累,可以说阮郁是她的唯一,爱之深才会有恨之痛,割舍之苦,难于言表。

连续十几天,苏小小一直都无法下床,她那一缕芳魂,仿佛就要飘离出躯体。贾姨妈几番找来郎中给小小瞧治,郎中们都没有太好的办法。小小她不吃不喝,每日就依靠那么两口汤水来维持喘息,就是神仙来了,治病也治不了命。心病还要心药医,只能把那个绝情的阮公子找回来,即使就让他们再见上一面,或许就能医好小小的的病。郎中们都这样说,贾姨妈也只能把吴公子叫进来,当着小小的面就百般的嘱咐,说小小她是死是活,就看你这一锤了。吴公子就为难的瞧向小小,他的意思很明确,阮郁他不可能随着自己回来,这根本就办不到。小小的眼晴连眨都没有眨一下,她睁着眼睛仿佛就睡着了一般。贾姨妈就俯下身来,她哄着小小就说起来,说小小,就算姨妈求你了行不行?你眨下眼睛那就是同意,你如果不愿意让相公他回来,那你就不能再这样了!你该吃吃,该睡睡,你不想与谁交往,姨妈肯定不会逼迫着你。小小哇!你就给姨妈一点面子!要不我就先死在你面前,以后咱们就谁也不用再管着谁了!

贾姨妈哀叹的哭泣起来,她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或许是贾姨妈的哭声惊动了苏小小,就见她的眼睛轻轻翻动一下,吴公子正好瞧了个仔细,于是他就叫喊起来,说姨妈,姨妈!你快看!小小她刚才眨了一下眼睛!贾姨妈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她抱住小小就高声呼喊起来,说小小,小小!你不能再这样子了,吴公子现在就要去金陵找相公,要不你就坐上车和他一起走,姨妈这回也豁出来了,我也陪着你们一起去。苏小小似乎就轻启朱唇要说话,姨妈就赶紧扶她坐了起来,然后就与她仔细解释,说咱们没做错什么,是死是活咱这次也不怕谁了。小小你是他阮郁的娘子,他就是你的相公,姨妈和你说,这个事我最知情,当初就是他死乞白咧找到咱们家,是你可怜他同情他这才收留了他。这个畜生他过后翻脸就不认人,拿着鸡毛他当令箭,他这就是想赖帐!老娘我这次过去,我要是不把他揪回来,我就不配再给小小当姨妈了!

苏小小眼神瞧向吴公子,又把嘴轻轻张了一下,吴公子就凑过来,还以为她要和自己说什么。贾姨妈就赶紧吩咐吴公子,说你快点把水拿过来,先喂小小一口,然后再让她说话。

还是贾姨妈猜到了苏小小的心里去,她现在就是口渴了。

另外也是刚才贾姨妈和吴公子的话中提到了阮郁,这才引起苏小小的注意,于是她才要表达一下自己的心思。苏小小喝了两口水,这才低声说了句,说问一下相公,他什么时候能回来。吴公子便赶紧点头,但他却及时劝了一句,说小小你不能再这样想他了,你得想办法吃点东西,光喝这两口水你活不了几天,万一阮公子他真就随着我回来,那时候你怎么办?你这样连性命都保不住,那还能怪阮公子无情吗?小小便点了下头,意思是她已经想明白了。

经过与苏小小商量,最后决定还是由吴公子一个人去金陵,但这段时间,小小要恢复正常的起居,不管结果如何,她总得要先起来吃饭,只有这样她才能等盼到自己希望的那一天。

吴公子择日起程。苏小小每天都要坚持先坐起来一会,因为长时间倒在床上,她现在连坐起来都很困难了。坐在床上,贾姨妈就抓紧时间喂小小吃几口稀饭,有时就着几口咸菜也就算是吃了一顿饭。只几天的功夫,小小就已经能下床走动了。

看到小小逐渐在恢复,贾姨妈非常开心,她就鼓励着小小,说你呀,还得多出去走走,人活在世上,其实活的就是这一口气。你有这么好的容貌,这就是一朵鲜花还没有开放呢,咱不能因为那个畜生就什么都不要了。小小,你要听姨妈的劝,就比如说姨妈吧,我虽然相公和孩子都没了,可那又能怎么样?我不能再把自己的命也不要了,所以后来我才能过来专门照顾起咱们的小小。人这一辈子说不定就能遇到点什么,赶上那顺畅的时候,怎么都能过得去,可赶上那沟沟坎坎的时候也不少,那就得自己想办法,这时候谁都帮不上你。小小,你现在遇到的就是这种沟沟坎坎,你现在要自己想办法撑起来,这样你才能跳过去。过去了,也就等于你活了过来。谁都得朝远一点的地方看,等回过头的时候,你才会发现自己的命很强大,运气也很好,那是因为你已经闯过了难关。不是谁都能象你这么幸运,就咱们西泠桥畔这里,还可以再往远一点的地方看,就没有哪个人敢和咱们的小小比?姨妈和你说这些话意思就是,该放下啥,不该放下啥,你自己能够琢磨明白。其实除了咱自己的命,其余的都得能放下,不管谁离开了谁,那也得想办法活下去。

这番看似很平常的话,苏小小真就听了进去,她现在才真正看懂了贾姨妈,她就等同于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只有她才能这般的关心自己。想明白了这些事情,再到吃饭的时候,苏小小就强挺着也要多吃两口,只是自己平时的饭量就少,现在想要多吃那么一点点,似乎也比登天还要难。姨妈很会开导小小,见她吃过喝过了,就再劝她赶紧出去走走。来到外面,姨妈就指着远处的道路说,那边就是金陵,路其实挺好走的,有的地方就一直坐车,有的地方则需要乘船,只要和行人勤打听着一点,基本谁都能找到那里。姨妈似乎就什么事情都知道。

见到外面的景色,苏小小似乎就恢复了从前的天性,可她经常会触景生情。当初自己在哪里与阮郁一起吟诗作赋,又在哪里卿卿我我,那些缠绵的事情她很快就都回想了起来,于是她的情绪就经常反复变化。贾姨妈也已经习惯了这些,于是她就反复的哄劝小小,说那有什么了不得的?不就是那个叫阮郁的畜生他把咱们小小给甩了吗?要是让我说呀,这还是咱小小的福气呢!就咱们小小这样的容貌,他阮郁那就是没法再消受了,所以他才会自动离去!小小你不用还放不开他阮郁,其实你现在这样,那就是让他给害的,从前你可不是这样子。

经贾姨妈这样提醒,苏小小突然就回想起从前曾经做过的一个梦,在那个梦里,有个白发婆婆给了自己很明确的指点。那是四句话,也就是一首诗:

九里松涛九里坡,拜求月佬拜求佛,婚缘巧妙婚缘现,相遇知音相遇魔。

从新再品读这首诗,苏小小似乎眼前就明朗起来,后面那句话难道是说不许自己与谁谈真感情?难道自己就不能喜欢谁吗?

晚上倒在床上,苏小小如何都睡不着,于是她就轻轻的下了床,并直接就来到镜阁。苏小小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她又想马上出去,因为睹物思人,她又想起了阮郁。从前那些日子,相公一直就陪在自己身边,现如今人去楼空,这种感受从前也有过,太令人伤感。这样想过一会,小小突然就劝起了自己,说这里就是我的家:我家我不去,镜阁镜中绿,相公相离远,谁来谁相聚。小小这几句话就是想告诉阮郁,这里仍然还是我苏小小的家,镜阁这里依旧没有变化,就是相公你离我远去了,那我苏小小就只能再等盼着与别人来相聚。

推开镜阁靠近西湖这边的窗子,夜风便轻轻的吹佛进来,那种感觉非常舒适,苏小小便轻轻的浅唱起来:

阿憨一去远,阿莲心犯难,月悬不入梦,日落望眼穿。三餐减两餐,期盼心不安,前春换后春,阿憨可恋咱?路途有高山,路上少乘船,天明就歇宿,天暗莫出关。明月绕向南,过河趟走宽,闲人不同路,身单嘴莫馋。

这首歌叫《相思曲》,显然苏小小仍然还没有放下阮郁。有些话小小始终都在反复的思索,阮郁是被他父亲强行留在了家里,他脱不开身,所以才不能再重新回到自己的身边来。小小在心里祝福着阮郁,你要多多的保重,你不要和家里人拧着劲来,只要你心里还装着小小,那比什么都强,小小心里也只有一个相公,他就是你阮郁。

夜已经深了,月亮爬上了半空,小小就感到一阵阵的困意袭来,她这才关好窗子,再慢慢回到自己的房间。重新上床,小小就觉得仿佛又消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倒在床上,她的内心仍然还不能平静。小小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眼睛不管是睁开还是闭上,她就总能瞧见阮郁,小小对他如何都不烦。

阮郁还是那付非常随意的德性,他兴高采烈,喜笑言开。苏小小脸上就挂起了笑,她在内心就想和他攀谈,阮郁我告诉你呀,在咱们西泠桥畔这里,就没有谁能比得上你。阮郁就朝着她笑了笑,说我走过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我就只找到一个了苏小小。小小笑了下,说那她到底是丑呢还是挺好看。阮郁就把她紧紧的搂在怀里,说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好看不好看,不如我就带着她一起出去走走,再随便看看,是丑还是难看那就是她自己说了算。

于是苏小小就被阮郁牵引着飞了起来。阮郁说,小小你不要害怕,其实我们俩都是神仙。小小怎能不害怕,她这是头一回飞上天,两只可一直就在紧紧的攥。阮郁就教她如何能控制着身体,说你要把头扬起来,你就当什么都没有看见,两个胳膊不要抱在一起,手也不要那样紧紧的攥,你就认为下面那些景物都是假的。心要放宽,身体要软,眼睛向前,你什么都不要乱想,那样你才能变得大胆。小小就照着阮郁说的去做,果然天地就变宽,视线也变远。小小非常开心,她觉得身上也在变暖,于是就低声向阮郁询问,说相公你怎么知道我们俩还会飞?你可要仔细的和我谈。阮郁随意的笑了笑,说你看看那边是山,这边还有船。上山腰就要弯,乘船就需要交钱。那样是不是很麻烦?所以你就要多动动脑,看看怎样才能变得简单。小小还是没听懂,说上山弯腰那是因为在高攀,乘船就必须得交钱,那样才能到达对岸。如果我要是乘坐自己的车,那就不用再看谁的脸。阮郁就点头,说你想怎么干那都是你自己的事情,就这么简单。小小仿佛就开了些窍,阮郁的话讲的很对,自己的事情别人自然就不该管,可自己也不能去干涉别人怎么干。

饿的时候你就得进餐,下雨时就必须打伞。阮郁仔细的与苏小小讲,说什么事情都这么简单,你放开我,就自己拭拭看。

我现在还不敢,你得让我把你的衣袖牵。小小商量着阮郁,说你现在还不能放手不管。

我不是你的阮郁?有个陌生人在与小小交谈,说你往那边去找找,你得仔细的看。

小小这才发现已经没有了阮郁,只有一个白发婆婆在身边站。小小说,我们俩刚才还一起在空中飞,刚一转眼他就不见。白发婆婆就告诉小小,说不见就不见,见了也是瞎添乱。小小就有些不高兴,她就低声说,我们俩个都喜欢,我们都能感悟到甜。白发婆婆就轻轻的摇了摇头,说谁和谁遇在一起都是这么开心,不信你再去看看,阮郁他和别人在一起也喜欢。小小不想再和白发婆婆讲这些没用的话,于是就顺着她的指点,一路飞向前。

不怪白发婆婆说要仔细的看,果然就是这样难,如果不是看到了吴公子的身影,苏小小还就以为自己被欺骗。吴公子他正在一个大院落里贴着墙壁来回巡视,这时就有个人走向他身边。小小便赶紧躲在那个柱子的背后,于是她就听到两个人在交谈。吴公子说,阮公子,我也是没别的办法,因为小小她已经很危险,她现在已经是命悬一线,所以我就只能再重返,我也只能再来找你谈。阮郁说,小小的事情不需要你来管,你算的是哪棵葱哪瓣儿蒜。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你不要再把我来烦,否则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我与小小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其实她很随便也很下贱!当时我们俩只是见了一面,于是她就要死要活的把我缠,我也就没有了退出的空间。小小就想上前说,阮郁你不要这样无情好不好?我们俩相处的时间并不短。阮郁就冷笑着说,你就回去告诉苏小小,我们俩的缘份已经断。

听到这个话,苏小小就再也忍不住,她两眼泪水就冲出去,不想迎面就与阮郁撞了个眼前金光闪,满脸泪水咸。阮郁并不理会她,直接就走进后面的院子,还把院门关。连吴公子也不理会小小,他便隐进黑影急急就走向了另一个院。

苏小小还正在纳闷中,忽然抬头就看见一条黑狗眼前窜。吓得小小心里急,再想逃走已经难,她惊惶失措就朝后面躲,于是才知道梦幻已醒,自己还是在从前。小小好一会才平静下来,再摸了把身上,已经出透了汗。

梦醒天未亮,感觉眼前明,抛舍缠绵苦,最难儿女情。

治疗癫痫要多少钱
癫痫病的治疗特效方法
小孩癫痫病能治好吗

友情链接:

重操旧业网 | 家用小型换气扇 | 手机实名认证 | 重生之极品间谍 | 穿越火线网吧 | 龙游天下结局 | 客厅吊灯风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