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甘肃的旅游景点 >> 正文

【军警杯★小说】良心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老友秀辉请我吃饭,其实是想借此让我认识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与他以身相许的女人。类似这样的女人,秀辉让我认识了不计其数,都是逢场作戏的事我从来不认真,认识了喝杯酒,唱首歌调笑几句就过去,记忆中也就消失了,第二次见面如果不提醒我准会让对方很尴尬。今天,我的老友又会领来一个什么样的女人让我叫嫂子呢?

又是一个单身的女人,又是一个外地来沈打工的女人,又是与以前的女人没什么区别的女人,只是这个女人比较年青,刚刚四十岁出头。不过这位大嫂性格开朗,喝酒豪爽,有一说一毫不掖藏,两杯酒下去就慷慨的对我说;你大哥是好人,我一个外来的女人不容易,是你大哥出钱给我开了个信息站,才让我的生活有了稳定,这样男人谁不爱?我不仅仅爱他,早已以身相许了,干杯。我的杯被她碰的酒都溢了出来。

老友秀辉喝的很得意,那得意中我明白是他对这位大嫂的满意,是觉得这样的女人拿出来不丢面子。不过,我对他拿出那么多的钱为这个女人还是感到不解,我拽着他去洗手间其实是想借此弄明白他和这个女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喜欢她,是我认识的女人中让我最动心的一个,我肯于在她身上花钱是我想的比较远,看着我不解的神色他接着说了下去;你大嫂的身体你也不是不知道,肝硬化晚期,活着的日子不多了,我也不能不早作准备,碰到我喜欢的了就不能让她跑了,她作为超级替补------我打断他的话;我嫂子不还是活的好好的吗?你这样想和这样做都太过份了。逢场作戏,开开心,玩玩乐乐就算了,你还要同她来真的,这样不道德。

啥叫道德?我也对你嫂子好,现在她想吃啥我就给她买啥,想干啥就干啥,过些日子我准备带她去北京看病,走到看到,治不好我也没办法。

我他妈真想煽他个大嘴巴子;不是你追人家的时候了,濑皮赖脸,底三下四的样,现在人老了,有病了连点道德都不讲了?

老友秀辉低头不语。

我心痛,流泪了,为了我的嫂子,也为人的良知。

你放心,我会对你嫂子好的------我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所有的人都以为我们喝多了,那个未来的大嫂跑来叫我们,见我脸上有泪痕不解的问;怎么了?

“我在教训我大哥,教育他要对你好。”

“放心吧,老弟,你大哥会对我好的。”

我又流泪了,是掂念大嫂,也是可怜眼前的女人。

天津哪家医院看癫痫病专业
德巴金可以不可以治疗癫痫吗
陕西看癫痫医院好吗

友情链接:

重操旧业网 | 家用小型换气扇 | 手机实名认证 | 重生之极品间谍 | 穿越火线网吧 | 龙游天下结局 | 客厅吊灯风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