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工程机械再制造 >> 正文

【江南小说★在长安】花心动——劫无痕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当年红墙绿瓦驳落的碎片,为你铺满,成飞语流言。

谁赏月落乌啼为何繁花飞满天。

画下你容易,很难留心底逝水,成往昔浮流年。

---------题记

夜色,疏影,流星。

长安城辉煌的灯火,犹如女子因情爱绽放光芒的脸,在天幕下熠熠生辉。护城河积攒的喧声,随着摇曳的波光,褪了颜色远去。

橹声摇碎清波影。一叶舟子,一袭黑衣,夜,深邃。

他负手立在船头,遥望着这梦境里曾百转千回的长安城。此刻,近在咫尺,却仍旧像是梦境里那般飘渺,一如那个如梦般的女子。水边百姓家的灯光星星点点的光映在纯黑的瞳仁里,鹰一般锐利的眼睛里,此刻也闪烁着忧郁的光芒。

长安梦。

他还记得她描绘长安城的时候,眸子里动人的光芒。她言说的热闹的集市,人们模糊和满是尘世味道的脸,都是那么的让人迷醉!

只是,他却是只身在长安。他忽然拨起琴,弦音落水,如流花一样远去。

“帷幔深闭夜色浓,冬夜悠悠谁共?

窗外明月初升,寒风袭泪烛。

孤枕薄衾情浮动,惊破一帘幽梦。

耳畔枯叶哀鸣,夜伴古琴声。”

“此身若浮萍,飘荡在这江湖上多少年了,为的究竟是什么,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了。只是这么日复一日的重复着这样的生活。等待任务,执行任务,然后是下一个任务,永无止尽直到生命终止的那一刻。或许,杀手的生活,就是如此的!”他于是说道。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若是可以选择,恐怕,他也希望和那个女子,淹没在长安市井的人声中吧!只是,他是个杀手,运营楼的杀手,这个身份,恐怕只有死,才摆脱得掉了。

往事点滴在心,如水一样淌过杀手冰冷的心。

华山道,历历在目。

短剑在空中划过风声和光影,晴海碧空。花树下她轻巧如燕,青衣飞扬的美丽模样,她因为着急涨的通红的脸,都是那么的鲜活可爱。

孤海心,孤海心……耳畔,她声声唤他的名字,那婉转的声音,还萦绕不散。他多么想再次听到她唤他的名字,哪怕她的短剑抵住他的咽喉,只要可以再见到她,他也甘愿。

若水晴。晴儿,你还好么?

泪水再次模糊了他的视线。虽相信那份爱情已经走远,双手捧着自己冰冷的脸,但可知我的爱一如从前。她走了,我的心已被她带走,我只剩下一个孤单的灵魂和一个疲惫的身躯。让我如何爱你呢?

不知哪里传来寒鸦的叫声,惊起。他如梦初醒,收敛了情怀。他记得,他是杀手。对于他而言,最不需要的就是感情。

他,孤海心,只记得,任务以及杀人和被杀。

想念如昙花,深夜里绽放,尔后陷入悄寂。

几日,孤海心流连在长安,呼吸着她曾经的味道,想象着她走过是巧笑的样子。这样的感觉让他迷醉,黑暗里明灭,让人欲罢不能。

凝视的时候,暗处传来冷峻的声音。

寇爷的命令,叫你速战速决。

转眼回去的时候,一道黑影闪出了窗户。墙上,匕首下钉着的纸上,一个血红的手印,“独眼大圣。”

为什么要杀他,不知道,因为命令就是命令,谁也不可能知道!

漫山桃花,曲折来回的山路,烂漫的场景。

孤海心行色匆匆的走着,黑色的衣衫散发着冰冷,走过的地方,仿佛飞雪之后,所有的鲜妍都凝固和瑟缩着。

黑色的气息,扫荡着这春日的明媚,氤氲一场惊天的血杀。

他不禁冷笑,想不到阿呆这个匹夫也会选择这么雅致的地方做巢穴,白白污了这一番好的景致。

抬头望去的时候,眼前,女子秀美的鬓发,摇曳的裙袍。明眸皓齿,斜飞入鬓的眉角,风情万种。行动处,弱柳扶风,娇羞难诉。

人面桃花,素手采摘着枝头的艳红。

孤海心看的有些呆了,不知道这女子从何而来。只是在这远离市井的地方,应该也不是一般的女子。他心里思忖着,听说这阿呆好色成性,许是他掠来的女子吧。

“姑娘……”孤海心叫住他。

那女子回过头去,笑容明艳,仿若可以化开冰雪的暖阳。她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男子,有些冷冽的目光里,满是男人的刚毅和坚决。

“姑娘……”孤海心再一次的叫着她。

女子登时羞红了脸,对着他微微点了头,问他何事。

“姑娘可知,这山上有个叫‘聪明的阿呆’的府邸么?”孤海心道明来意。

明艳的脸上顿时笼上迷雾一般的忧伤,眼角若隐若现的悲伤往复着。怯怯的说,公子且随我来吧!

孤海心紧紧的跟在后面,看着眼前女子袅娜,弱不禁风的身影,脑海里全是华山道上的飞花。一场桃花幻梦。

走了一会,在一帘薄薄的水帘前停下,女子回头对他说到,到了。

有些不可思议,孤海心看着眼前的流水,凝思着。半晌,回头的时候,女子已经没了踪影。地上是倾倒的竹篮和散落一地的桃花。

天已将晚,日暮的余晖。

孤海心不在犹豫,跨过水帘,漆黑的甬道,伸手不见五指。走过,眼前一片开阔地,华丽的别院在树林的掩映下若隐若现。

想不到这阿呆还是有几分聪明的,怪不得江湖人称聪明的阿呆。

门口,两个身穿号服的家丁拦住孤海心,不许他往前走。孤海心有些不耐烦,手一扬,两个人还未来得及发出声音,便倒了下去。

看来阿呆这厮果然是坏事做尽,才累下这么多的财产,单看这府苑就已经气度不凡。孤海心想,不过,什么都到头了。这个江湖就是这样,永远是杀戮和被杀,除了实力,一切都来的虚无缥缈。

越来越多的家丁涌到院子里,气势汹汹的把孤海心围在中央。

“全都给我散开。”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人群外面传来。

围着的人齐刷刷的往两边退开,留出一个缺口。一个肥头大耳,五短身材的男人挤进来。孤海心上下打量着他,目光落在他蒙上的一只眼睛上,轻蔑的笑了笑:“阁下就是传说中人称独眼大圣的‘聪明的阿呆’吧!”

那男子听了有些诧异,扶了扶头上歪着的花缠头,腆着肚子,一步一步的挪到孤海心近旁,踮着脚看看孤海心。

“阁下是?”阿呆有些疑惑的问他。

孤海心沉默着,

说了三个“运营楼!”

“运营楼。”阿呆失声叫了出来。周围的家丁听了,作鸟兽散,原本站满人的院子,一片狼藉,散落的兵器和仓皇逃跑是落下的衣帽鞋子横七竖八的堆着。

孤海心四处望去,角落里。是引路的女子,在廊后躲闪着。

“你们要做什么?要什么,我都可以给。”阿呆结结巴巴的问着。

“除了取你的性命,别的我一点兴趣都没有。受死吧!”孤海心拿出流星锤,一股强悍的杀气。

流星锤的光影闪过的时候。

阿呆便已倒在血泊之中。

孤海心整理了一下衣衫,转身预备离去。

公子……身后女子较弱的声音。

回头,却看的伏在地上的女子。孤海心扶起这个女子。

姑娘这是为何?

“小女子听寒,本是被这阿呆掠来强作夫人的,感谢公子才得以脱困。妾身无以为报,愿以残生侍奉公子左右。”女子哽咽着说。

孤海心皱了皱眉头,放下搀扶她的手,往后退了两步。

“姑娘还是另寻别处吧!”说完,冷冷的回头。

一路,桃花和泪雨下。唤作听寒的女子,只是在不远处跟着孤海心。他走,她便走,他停,她也停在不远处,不敢往近旁去。

她的倔强,让孤海心有些心酸。只是他的心里,那个影子,无可替代。

他加快了脚步,她紧紧的追随着,不经意,被路边的石头绊倒。

清亮的眼眸,哀怨的看着冷漠的黑衣男子。孤海心的心揪了一下,扶起她。就这样,两个人沉默着。

夜,窗外,树影晃动着,恍若鬼魅。

孤海心望着天边的一轮圆月,心事重重。

风,酒,以及青花磁碟,精致的点心,温婉秀丽的女子。

她静静的放下点心,收起孤海心随意掷在床边的衣衫,低着头,羞涩的说:“公子吃了宵夜早些歇着吧!”

听寒姑娘……孤海心叫住他。

恩。听寒回头,洁净的面容在灯光下泛着红润的光泽。

姑娘在长安可还有亲人?明日我就要离开长安,姑娘还是寻了亲人去吧。孤海心慢慢的说着。

眼泪顺着腮边滑落。

“公子是嫌弃听寒了。”幽怨的声音,一点一点的敲痛孤海心。

“哪里……”孤海心犹疑着,姑娘说的是哪里的话,漂泊江湖,也许明日便化为黄土。带着姑娘,只怕天涯海角。确实不便。

孤海心万万没有想到听寒竟然从背后抽出一把匕首,刀尖锋利的光芒舔着听寒雪白的脖颈。那轻软的皮肤仿佛随时会淌出一片艳红。

“公子若是不愿意,听寒残命也不愿苟活。”女子哽咽着泣不成声,梨花带雨分外娇弱。

好一个烈性的女子!

有些赞叹,虽不能带了她去,却也不忍她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生存本是不易,如此轻易的放弃生命,也太可惜。

孤海心快步上前,从她手中夺过匕首。听寒猛的一个趔趄,倒在孤海心怀里。他无奈,只能任由怀里的女子嘤嘤的哭泣。

怀里软玉温香。孤海心感受她如宝石般细腻的肌肤,清瘦的腰肢不赢一握。眼角还残留着泪水,睡相安恬的像孩童。

孤海心望着她,心里却总是浮现站在花树下的那一袭青衣。若水晴,

恍然,错觉,听寒,若水晴。

怀中的听寒缠绵的身体,芬芳的香味,柔若无骨,像梨花一样。

玉手,纤肌,缠绵。

天亮的时候,孤海心收拾了行囊,忘了一眼床上的女子,安静的看着她甜美的睡姿,想着此刻她梦里的桃花和流水.

他悄悄的离开了客栈。

他是一个杀手,他的命不知道何时,也许是今夜,也许是明天!也许是走出这个房间,便化归尘土。

没有人知道他从那里来,

没有人知道他要去哪里,

因为他原本就是属于江湖。

也许像雾一样,来了,又散了。

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今夜又会宿何方。

琴声,孤寂的琴声:

“蝶在花前月下的你太过美丽让我为你留恋

我的房间有你留下的倒影让谁一笑为红颜

江南梅雨还在细说春晓分外艳

小桥流水落花飘浮又见雨花潜

煮酒浇愁夜未眠

当年红墙绿瓦驳落的碎片为你铺满成飞语流言

谁赏月落乌啼为何繁花飞满天

画下你容易很难留心底逝水成往昔浮流年。”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一句话,道尽了江湖儿女的无奈。进,不可,退,无路。长安,江湖,何处才是容身之处?

奥卡西平能长期吃吗
癫痫病原因是什么
广州的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

友情链接:

重操旧业网 | 家用小型换气扇 | 手机实名认证 | 重生之极品间谍 | 穿越火线网吧 | 龙游天下结局 | 客厅吊灯风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