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工程竣工验收结论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谎言与笑容(小说)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这一年,父亲病了,老是咳嗽个不停,尽管县里市里大大小小的医院全都看了个遍,可还是没有好转。罗辉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打算转让辉记火锅店,以方便陪着父亲到省一级的专科医院瞧一瞧,没想到父亲在临动身的那一刻,却打起了退堂鼓,纵使罗辉与母亲费劲了口舌,父亲仍旧是不为所动。

罗辉清楚,平常节俭惯了的父亲是舍不得省级医院高昂的医疗费用,于是乎听天由命的消极思想左右了他正常的思维。罗辉没办法,只好背着父亲去省一级的医院咨询抓药,父亲的病情才得以缓解。

渐渐的家里的积蓄少了,罗辉感觉到生意难做了,但目前只能坚持到底。他心里跟明镜似的,辉记火锅店对一家子的人意味着什么!

一天晚上十点整,天空中纷纷扬扬下起了鹅毛大雪,罗辉笑眯眯地送走最后一拨食客后,正打算打烊时,冷不丁地从餐厅外的暗黑处冲进来一位二十多岁齐耳短发身着一件白色羽绒服的年轻女子。

“大哥,给我来个三鲜锅底外加一瓶啤酒!”跺脚搓手间,年轻女子直突突地瞪着罗辉说道。

女声不嗲,罗辉顿感稀奇,忍不住多看了女子两眼,之后就疲惫不堪地走进了工作间。

十五分钟后,罗辉端着一锅滚烫的锅底走出了工作间,可是火锅店中哪还有女子的身影。“玩我?”罗辉干哼了一声,气愤地端着锅底靠向那个木桌,忽然间他定住了身形。此时,在那个木桌上,一个空啤酒瓶之下压着一张百元大钞。

“一个锅底加上一瓶啤酒也不值一百元呐!”罗辉放下锅底立马追出店外,哪知风雪的街头女子的身影已难寻觅了。

翌日清晨,雪花仍旧飘飘洒洒,似乎没有停歇的打算,只是风住了脚。

罗辉添菜回来,老远就望见了父母瘦弱的身子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静静地站着,看着就让他觉得心疼。快步移动间,罗辉大声提醒着父母活动一下身体,然而,这喊声在市井的喧嚣中犹如蚁言。募地,罗辉的心中袅袅升起了一股酸楚……

火速地打开店门将父母迎进了店中,罗辉轻轻地掸尽了父亲身上的雪花之后转过身去开启了空调。这时母亲急步来到他的跟前,“辉子,我托隔壁的张大妈跟你介绍了一位对象,听说就是二中食堂的员工,过两天就可以对象了!”

“干嘛那么着急?”罗辉一怔,咕哝着朝放热水瓶的地方走去。

“我们急?你也不看看你自己,都快三十岁了,还光棍一条!”父亲皱着眉头嚷道:“不能等了,就这么着!”

手持热水瓶罗辉跟父母各倒了一杯热水,之后笑道:“就怎么着啊?”

“怎么着?相亲!”父亲高声说道。

“可……可我不想这么早成家!”

“不行,你想罗家在你这一辈上绝后啊!”父亲大发雷霆,狂吼声间杂着剧烈的咳嗽声,响彻整个辉记火锅店。

从小到大,罗辉就没见过父亲发这么大的火,一瞬间就呆住了。母亲极度不悦,叨叨着从随身的书包内迅速拿出数粒白色的药丸,就着面前的一杯热水伺候父亲服了下去。

咳嗽声慢慢减弱了,然而父亲紧绷的颜面丝毫没有松懈下来,临跨出店门之时还不忘警告了罗辉一句:“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目送父母瘦弱的身形消失在茫茫的大雪中,罗辉心中立感五味杂陈。

北风肆掠了一个晚上,次日清晨罗辉起床刚打开店门,母亲便挤了进来。

“说好了,相亲的时间就定在今天早上八点半钟!”

“那爸呢?您来了,谁照顾他呀?”

母亲像没听见似的,一个人在店中不紧不慢地转悠起来。罗辉没辙了,上街购完食材后,又转身气吁吁地奔向二中食堂。

当罗辉准时来到二中食堂门口时,早餐点已过,拨开了两条塑料门,他进到了食堂内部,只见偌大的空间内除去少数几名正在说笑的妇人外,还有就是一些五大三粗的爷们正在收理着现场。转眼间罗辉蒙圈了,该不会是介绍一名妇人与我对象吧?

罗辉又等了差不多五分钟的时间,瞧见还是没人来与他搭讪,于是哼哼着调转身形就返回了火锅店。

罗辉一进店门,母亲赶忙追身询问相亲的情况。感觉像是被人耍了一样,罗辉自然没有好的言相。

“完了,完了,五百块没了!”母亲当即垂头丧气道。

“五百块?什么钱?”罗辉猛觉一惊。

“没……没你的事……”母亲长叹一声后心急如焚地冲出了火锅店。

接近晚饭的时间点,因惦记母亲早上的那一番莫名其妙的表现,罗辉拨通了父亲的电话,然而父亲迟迟没有接听,他马上一个楞吞,随即再次拨通了父亲的电话,可结果却依然故我。顷刻间,他脑子里全都乱了套,关了火锅店门就往家里赶去,不料还没进到自家院子里就听见了父亲虚弱且时断时续的咳嗽声。

咳嗽声声扰心,罗辉慌了神,跳下电瓶车后跌跌撞撞地快跑进了父母的卧房,只见母亲沉默寡言地背对着门,坐在紧挨床边的一把椅子上,守候着半靠于床头脸色苍白的父亲。

罗辉紧张地问:“爸,怎么不接电话啊?”

父亲没有应声,斜瞟了罗辉一眼后马上就闭上了眼睛。不明就里的他喊了一声“妈”,母亲慢吞吞地转过身来,眼神无光地看了他一眼。忽然他发现在母亲那一张镌刻进心酸的脸面上已是斑斑泪痕。

“妈,爸,您们这都是怎么啦?”罗辉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了床头边,然而父母亲此刻全都静默了。

时至七点,堂屋里香案上的座钟“当当当……”的响了七下,立即将这静谧的氛围迅速打破了。钟响停歇后父亲睁开眼睛,神情沮丧地说了一句:“辉子,你走吧,爸以后再也不会拖你后腿了!”

“拖后腿?什么意思?”罗辉立感莫名其妙,即刻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母亲。

“张大妈说……我的五百块……唉……”母亲注视着黯然神伤的父亲,支支吾吾了半天到最后还是以一声叹息而止了声。

凭着母亲有如碎片化的言语,罗辉大致猜想到了父母亲这般言表的原因,一瞬间,感觉到了一种难以隐忍的窒息。

自那以后,父亲的健康状况陡转直下,一天宛若一年的光景。看在眼里,急在心中,罗辉多次劝说父亲住院治疗,但终因父亲的执拗而没有结果,他愈发想用借酒浇愁的方法试图忘了这一档子事。

这天晚上,等最后一桌食客带着冲天的酒气走出店门后,罗辉随便做了个锅底,就着剩余不多的食材自斟自饮起来,不多时醉态初显。这时火锅店的玻璃门发出了“吱”的一声,尔后一女声细细地响了起来:“还有什么吃的没?”

“没料了,打烊了!”

罗辉咕哝着放下酒杯平视过去,不承想到上次喝一瓶啤酒就付了一百元的女子已赫然于眼前。

“是你?”一声惊呼后,罗辉便移动身形向女子靠近,一边顺手从口袋摸出了一大把钞票。

女子瞪大了眼睛警惕地向后挪了挪身体。见状,罗辉再向前进一步并客气地说道:“一瓶啤酒一百元,不合道理,这是找你的钱。”怎料话音还没落地,他的手机就响个不停,他只得把伸出去的手缩了回来,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后迅速地摁下了接听键,手机中立刻传来母亲低沉而又悲伤的声音:“辉子,你爸快不行了,赶快回来哟……”

罗辉顿时懵了,动情地狂喊了一声“爸”,这时女子不知所以然傻傻站着。罗辉面色黯然,喘息着乞求道:“请你帮我一个忙吧,我不想我爸带着遗憾离开。”

“帮……帮什么忙?”

不等女子话音落地,罗辉就以一句急急的“到了就告诉你”及时封住了女子的口,而后他便拉上女子的手冲出了店门。

一路飞奔,一路无语,等罗辉与女子赶到家的时候已是气喘吁吁了。此时,在昏黄灯光的掩映下,父亲半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而母亲坐在床头失志般抽泣声声。

“爸——”罗辉高喊一声并快速冲进房间内,咕咚一下就跪在了床前,“爸,您的儿媳前来看您了……”

忽然母亲停止了抽泣,转而泪眼兮兮地看向女子。此刻,女子变得极度不自然,红着脸面呆立在原地左右都不是。只消一眼母亲就看出了其中的端倪,叹息着走到女子跟前轻轻握住了她的手,“多俊俏的姑娘啊!老头子,你就真的不想坐起来看看咱儿媳妇长得啥样……”

哽咽着母亲用她那宽心的话语,终于换来了父亲虚弱的一声短叹,听之,罗辉扭头兴奋道:“爸应声了!爸应声了!”

母亲大喜,忙拉着女子的手火速移动至床头,急切地连喊了三声“老头子”,然而父亲再没有吭声。眉头紧锁母亲噙着泪将手指伸向了父亲的鼻子边,须臾便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

“爸——”罗辉泪如雨下,大呼一声之后就瘫坐在了地板之上。

惶恐不安的女子,躲闪着目光看向罗辉的父亲,慕然之间,她发现罗辉父亲的面容上还残存着一丝笑容……

河南哪家癫痫病医院效果好
湖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那些
癫痫的诱发原因

友情链接:

重操旧业网 | 家用小型换气扇 | 手机实名认证 | 重生之极品间谍 | 穿越火线网吧 | 龙游天下结局 | 客厅吊灯风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