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穿越火线网吧 >> 正文

【春秋】养女防老(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天上的烈日,泛着耀眼的白光,树上的蝉声和田里的蛙鸣此起彼伏,头顶草帽的根苗老汉站在田边,摸着黄灿灿沉甸甸的稻穗,心里涌过一丝焦躁。眼看就要双抢了,自己就是三头六臂也没办法完成,何况已是花甲之人。以往年年都是请人帮工,可今年正月刚刚给儿子娶媳妇办喜事,把家里的油瓶盐罐都洗劫一空。这请人帮工是要钱的,怎么办?找别人借还是到城里先找儿子借一下?对,养儿防老,慢说现在还能自食其力,将来老了不能动了还要靠儿子养呢。今天去儿子那里借点钱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说走就走,根苗老汉向来干事都干干脆脆。不一会已经来到通往县城的大马路上。

马路上的热蒸汽就像烤炉一样,大有要把人烤焦了的架势。

一瘸一拐走在马路上的根苗老汉把戴在头上的旧草帽边沿用双手向下拉了一下,“哎,城市的马路怎么热的熏人?”他边自言自语念叨着边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香烟纸看着,上面写着:土地局宿舍二栋三零二,贵娃。

这是上次儿子回家时写的,根苗老汉一直装在口袋里。根苗老汉识字不多,仅“土地局宿舍二栋三零二”这几个字也不全认识,但他听儿子说过。

一个月前,儿子带着儿媳妇来说他们分了新宿舍了,根苗老汉好一阵开心,又听儿子悄悄的告诉他,你快做爷爷了。他偷偷的瞟了一眼媳妇微微隆起的肚子,摸了摸自己那稀疏的花白胡子后,去房间枕头套里掏出一百元钱塞给媳妇:我没空去城里,你自己买点营养品吧。儿子媳妇临走时,根苗又捉了两只正在下蛋的老母鸡给媳妇带上。看着媳妇挽着儿子胳膊的背影,根苗老汉心里乐滋滋的:哈哈,如今儿子要养儿子了,嗯,还是养儿子好。

一直忙于地里的活,至今还不知道儿子的新家门朝那边开呢。要不是马上双抢请帮工和买化肥急需要钱,根苗老汉说不定要等到农忙过了才能有此行呢。

根苗老汉盘算着,如今还能自食其力,借了钱等秋后有了钱再还给儿子。

还好,小县城不算太大。根苗老汉不知不觉走过大半条街,只见路边一宽大的门牌上写着“土地局”三个大字。

他走近值班的门卫:“请问这位小哥,这二什么三零二在哪里?”

门卫接过根苗手中的香烟纸看后,指着后门边的一栋楼:“大爷,就那栋,上三楼。”

根苗点头说了谢谢的话。走了两步,又回头问道:“小哥,不知贵娃在家不?”“今天星期六,他们应该都在家。大爷您第一次来吧?告诉你,上了三楼,门头上有标号,你看着三零二就是。”

门卫用手在桌子上划了203三个数字。

“哦,谢谢你了,你真是个热心快肠的人。”

根苗走上三楼,取下头上的草帽卷在手里边扇风边敲门。开门的是媳妇桃花:“哦,是爸爸呀?都快双抢了,你怎么有空?”

客厅坐着看书的贵娃听见:“哦,是爸爸来了,快进来坐,热死了吧?”

“是哦,街上马路像炉膛的火一样烤人。”

“爸爸还没吃中饭吧?”桃花问道。

贵娃接口:“你看看时间,爸爸怎么这么早吃中饭呢?恐怕早饭还没吃呢。快去买菜吧。”

听着儿、媳两个人的对话,根苗欲言又止。

桃花似乎没有要去买菜的意思。贵娃用胳膊肘轻轻碰了一下桃花,小声的说:“买菜去呀!”

桃花凑近贵娃的耳朵:“昨天晚上还剩了点菜,另外家里还有点咸菜,天这么热,家里有菜,爸爸是家里人,他不会计较的。你不是说爸爸经常就一碗咸菜吗?好歹我们还有两三个菜呢。再说他也不会让我们浪费的,爸爸,您说是吗?”

桃花面向根苗老汉提高了最后一句话的声音。

根苗点了点头:“家里有菜就不用买了,我吃饭很随便的。”

贵娃愣了一下,朝正对自己看的父亲尴尬的笑了一下。

根苗也笑了一下:“不就中午一餐吗?有菜还买什么?”

桃花回道:“你看,爸爸都说不要买菜的。”

“爸,你来一定是有事情吧?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说!”

桃花岔过要不要买菜的话题。

根苗放下手中的草帽:“是的,马上就要双抢了,要请人帮工、买化肥都要钱,我手头实在转不过来,想找你们借点钱……”

根苗老汉似乎不好意思再说下去,拿眼睛望着儿子。

空气仿佛凝固了片刻,贵娃抬头对桃花看了看,正欲开言,桃花拿眼神对贵娃瞟了一眼抢先说道:“贵娃,你看,正好逢上月底,我们抽出五十元给爸爸怎样?我这就去拿。”

没等贵娃回答,桃花已经起身往房间里走去。

根苗老汉看看桃花,又看看贵娃,伸出拿草帽的手:“这……这……”

贵娃愣了一下,朝爸爸看了一眼。桃花走了出来,将五张十元的钞票递给根苗:“爸爸,你数数。”

根苗伸出的手似乎又要缩回去一样:“你们没钱就不勉强了。”

贵娃低声的说了一声:“爸,你就拿着吧!”

根苗看了一眼儿子欲言又止,起身要走。

“说好了吃过中饭再走的,怎么?”

桃花似乎不解。

“回去还有很多事要做。”

根苗拿起草帽走出门外,低声咕咙了一句什么。

贵娃起身:“爸,我送送你。”

不用了!

桃花走到门边,用眼睛斜视着贵娃:“爸爸说什么来着?”

“没什么!”

贵娃低着头望着父亲下楼的背影若有所思。

养儿防老?我是不是搞错了?这能防老吗?不!不!这不能怪儿子,儿子不能做主,这怎么能怪儿子呢?我虽然老了,但我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根苗走在回村的路上,神情万分沮丧,边走边劝慰着自己。回头想想自己,自从儿子贵娃出世,放在手里怕冻着,含在嘴里怕化了,如今儿子成家了,连几百块钱也借不到,哎——

根苗重重的叹了口气,往事却在脑海里翻腾不已。

腿有残疾的根苗,早在三十刚出头的时候,已经对娶妻生子的事情彻底绝望了。可是没想到在四十四岁的时候,由好心人的尽力撮合,与同村丧夫一年多四十一岁的菊花成亲了,当时根苗心里想,自己这么大岁数了,菊花又这么瘦弱,要想有个一男半女可能只是个奢望了,哎,老来能有个伴儿,也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了,可以说老天已经是很眷顾自己的了。谁知没过几个月,菊花却怀上了,一年多后,菊花给根苗添了个儿子,根苗首先跑到他老娘的坟头,跟他老娘拉起家常来了:“娘,您老人家放心,老天爷并没有让我们家断后,您有孙子了,有延续香火的孙子了,您也不用愁您儿子老了没人给我养老送终了。”临了,根苗又跑到几十里外的观音庙里特地去烧了几柱香,他嘴里咕咕叨叨:“观音娘娘,是不是我前世积了点德?您大慈大悲,看根苗我孤身一人,不仅给我送来了老伴,还给我送来了儿子。”根苗看了看观音身边的童子,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哦,对了,我儿子一定是菩萨您身边的童子变来的,以后他一定会有出息的。菩萨,我从今以后会吃斋念佛,来报答您老人家的。”

自此,只要别人一提起根苗的孩子,根苗都会喜不自禁的说,这是前世积德,是观音菩萨给自己送来了一个孩子,而且还是个能顶门头、延续香火的儿子。

自此,根苗每天都是笑容满面。隔别的李老汉说,常常在半夜听到根苗哈哈大笑。待到第二天问起,菊花说那是根苗在梦笑。

是啊,根苗怎么不笑,他是从心里笑出来的。记得他老娘临终前流着眼泪说:“根苗啊,我死了,你怎么办哦。我们家几代单传,到了你这一代,穷不说,你还落下个腿脚残废,如今都快四十的人了,为娘我也没给你娶上媳妇,看样子老天爷要我们家断后了……”

娘死的时候眼睛睁的大大的样子根苗永远也不会忘记。根苗知道,老娘是不放心自己,是带着深深的遗憾走的。也难怪,几代单传不说,如今连媳妇也说不上,眼看着年龄越来越大,谁家的姑娘愿意嫁给自己这残废之人?

终于老天睁开了眼睛,不仅给自己送来了媳妇,还给我这风烛残年的人送来了孩子,还是个带把的。这下老了就不愁没人养老送终了。根苗心里暗暗下决心:日子不管怎样艰难,一定要把儿子培养成人。他给儿子起名贵娃。

贵娃从小就很听话,是个孝顺的孩子。懂事的贵娃,在父母含辛茹苦的培育下,读完小学到高中的课程,又考上大学,本来念不起大学的贵娃已经放弃了上大学的念头,幸遇好人相助,又念完了大学,分配在土地局上班。

儿子是奔出前程来了,美中不足的是老伴菊花却在儿子大学毕业的那年去世了。

根苗老汉一路走一路想,不知不觉懵懵懂懂的来到自己的那片稻田。

沉甸甸黄灿灿的稻子不请人帮工是不行的,稻子割完紧接着又要插秧,可这些事不请人是完不成的事情,时节不等人,可是没钱怎么办呢?

根苗老汉自言自语着。

呆在田头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太阳渐渐地落下,斜阳照在根苗老汉的脸上。根苗老汉坐在田埂上双手抱膝,陷入深深地沉思之中。

远处的田埂上,走来了贵娃:“爸,我就知道你会在田边呆着。”

说着掏出五百元钱递给根苗:“爸你先拿着用,不够的话打电话给我。”

“你哪来的钱?不要为了我和你老婆吵架,如今她已经怀孕了,你千万别……”

“爸,你放心,这是我临时找人借的,我慢慢会跟桃花讲的,你放心。”

贵娃没等父亲说完,安慰着父亲。

望着等待收割的稻子,根苗接过儿子贵娃手中的钱,叹了句:“还是养女能防老哦!”

贵娃无奈的摇了摇头,露出无奈的笑容。

第二天一早,也就是星期天,贵娃的家。

桃花在床上躺着。贵娃在卫生间刷牙,听见笃笃的敲门声,赶紧抹了嘴上的牙膏泡沫,拉开门,见是丈母娘玉兰:“妈,你来啦!”

“嗯。”

玉兰跨进室内。

贵娃关上门转身去了卫生间。

房间里的桃花一骨碌坐了起来:“妈,你怎么这么早?”

玉兰笑道:“还早啊?你看看太阳都到哪里了。”

桃花边穿衣服边对着贵娃喊道:“贵娃,赶紧把我的鞋子拿来,我先去买点早点回来,妈这么早,早饭肯定也没吃。吃过早点,我再去买菜。”

“你不要忙,早饭我吃过了,在家吃的稀饭。”

“这大老远的路,那点稀饭都不知道填到肚子的哪个拐角了。我去买点早餐来,你等着,很快的。”

桃花很体贴的说。

桃花穿好衣服胡乱的洗了把脸,一溜烟的走下楼去。

玉兰在后面大声叮嘱:“怀身带肚的,下楼慢点!”

贵娃看了看玉兰,笑着摇了摇头。

不一会,桃花气喘吁吁的提着早点回来。玉兰望着放在桌上的豆浆、小笼包子、糍粑和油条:“买这么多,不浪费呀?”

“妈你也不是天天在我这里,买点早点浪费什么呀。”

桃花一脸俏皮样。

“嗨,这丫头,浪费还有理由了。”

玉兰转向贵娃:“贵娃,马上要双抢了,我来是想找你们借点钱周转一下。”

桃花紧挨着玉兰,拿一杯豆浆递给玉兰:“妈,吃呀!贵娃,你也来吃呀!”

贵娃走过来坐下拿起一块糍粑。

“贵娃,你看我们拿伍佰元给妈怎样?”

桃花侧过脸问。

贵娃咬了一口糍粑,点头:“你看着办吧。”

“嗯!”桃花露出满意的笑容转向玉兰:“伍佰元够了吗?不够再加点。”

“够了够了,我买化肥的钱有了,就是缺一点请帮工的钱。”

玉兰连连摆着手回道。

“那好,吃过早点我去买菜,中午一定要吃过中饭再走。”

“好吧。”

中午,一桌子丰盛的菜肴,有糖醋排骨、清蒸桂鱼、肉烧香菇,还有两个时令蔬菜。

桌上,桃花不住的给玉兰夹菜:“妈,你多吃点。”

玉兰不时地推脱:“够了,够了,吃撑死我了。”

几个月后,桃花回娘家养胎,等待生产。

桃花临行前,贵娃郑重地丢给桃花两句话:“如果是生了个女儿,你让人来报个信,我立马请假回去;如果生了个儿子,你就把他送人去吧,我是坚决不要这个儿子的。”

桃花盯着贵娃看了半天,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人家重男轻女,你倒好,来了个反其道而行之,搞不懂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贵娃又郑重其事的重复了一遍,桃花气的扭头走了。

很快,桃花家派人来说,桃花生了个女儿,贵娃当即跟领导请了假,并买了很多营养品来到玉兰家。欣喜中,贵娃有意无意间看到孩子竟然是个男孩,当时就不顾很多人在场大发雷霆:“我怎么跟你说的?让你生女孩来报信,是男孩就送人,你不仅没有将男孩送人,还来骗我!”

随即贵娃将带来的东西拿起,抬脚就要离开丈母娘家。

玉兰冷眼静观,暗自思忖:贵娃这孩子今天是怎么啦?向来没见他这么近乎不讲理的事情,生男生女是天定,怎么生了个男孩不仅不喜欢还要女儿将其送人,这也不合乎清理呀。嗯,其中肯定有什么蹊跷。众人见贵娃真的要走,强拉不住。玉兰见势不妙:贵娃,要走,行!但请你把话说清楚。是我女儿行为不端?还是其他什么原因?男孩女孩,不都是你们两的孩子吗?为什么男孩就一定要送人呢?你真舍得将自己的骨肉送人吗?

癫痫连续发作怎么办
安徽癫痫疾病专业医院
癫痫发作会导致失忆吗

友情链接:

重操旧业网 | 家用小型换气扇 | 手机实名认证 | 重生之极品间谍 | 穿越火线网吧 | 龙游天下结局 | 客厅吊灯风水